宇宙本身是个点来认识磁力光波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

 




宇宙本身是个点来认识磁力光波能量电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


——《上帝的科学——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》各论四:相信上帝才能认清宇宙的终极奥秘


徐永海(北京医学院,现北京大学医学部,79级)



  

  

0、【摘要与前言】:进一步理解相对论弦理论量子论等将迎来科学新突破

  

(1)、进一步理解相对论,来发现宇宙本身是个点,来发现基本力的统一

  

  在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中,应当是只发现了一件事情,即虽然地球是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(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/秒,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/秒,银河系可能还带着地球在宇宙空间中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),但是光的速度依旧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(详见本各论四正文部分第一节)。

  

  即不论运动体是如何运动,光的速度依旧比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即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即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“速度差”永远是30万公里/秒。即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(任何物体、包括静止者)的速度都是恒定的,都是不变的,都是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打开手电筒可以发射出来一束光,这束光可以是一个光柱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秒钟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30万公里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光年(距离),即近1万亿公里的长度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亿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亿光年(距离)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百亿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百亿光年(距离)。这百亿光年(距离)长的光柱,这束光,我们可以认为它是由一段一段的光段构成的。

  

  如果,我们和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从地球出发,和这个光柱一起飞行(光柱可以有百亿光年的长度)。不论我们多么使劲地飞行,不论我们的速度是多么的快,在飞行中我们依旧会发现,光的速度、光柱的速度,依旧是、永远是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即使如果,我们的速度是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的快,我们是用1年的时间就绕着整个宇宙空间飞行了一圈,飞行了100亿光年(距离),返回了到地球。在飞行中我们依旧会发现,光的速度、光柱的速度,依旧是、永远是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在飞行中,我们一定会发现,这束光中的一段一段的光段,是不停地在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超我们。如果把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的火车的话(火车可以有百亿光年的长度),一节一节的车厢总是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我们。

  

  光柱的前端一定比我们先返回地球,我们只能和光柱的中部或者后端同时返回地球(!!!!!!)。

  

  这趟旅行的距离是100亿光年(距离)。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,他们看到光柱的前端返回地球时,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,他们已经长了100亿岁。光相对于他们的速度也不变。他们看到我们返回地球时,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,他们已经长了100多亿岁。

  

  我们是用1年的时间完成了这趟旅行。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,我们是用了1年的时间,我们仅仅长了1岁。我们与地球上的等待者重逢时,我们会发现,我们仅仅过了1年,我们仅仅长了1岁;地球上等待者已经过了100多亿年,他们已经长了100多亿岁。

  

  而不是我们过了1年,他们也过了1年;而不是我们长了1岁,他们也长了1岁(!!!)。更不是他们过了100多亿年,我们也跟着过了100多亿年;更不是他们长了100多亿岁,我们也跟着长了100多亿岁(!!!)。

  

  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,这段时间;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(静止者)来说,是100多亿年,他们已经长了100多亿岁;而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仅仅是1年,我们仅仅长了1岁。即,由于我们快速飞行,相对于我们来说,地球上等待者的100多亿年变短到了我们自己的1年,时间变短了。即时间、空间(距离)都不是死的,都不是固定不变的,都不是恒定的。

  

  目前整个宇宙时间,也就是100多亿年。即当我们以上述速度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100多亿年的整个宇宙时间也都要变短到1年,整个宇宙时间都要变短。如果我们的速度还快,越来越快……,相对于我们来说,100多亿年的整个宇宙时间就要变短到1个月、1小时、1秒钟。当我们的速度无限快时,相对于我们来说,100多亿年的整个宇宙时间最终会变短到0秒。

  

  当整个宇宙时间变短到0秒时,整个宇宙空间也会变短到0米。当我们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我们来说,时间变短,空间也变短。

  

  在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基础上,通过这进一步地、更全面地理解相对论,我们可以认识到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一定是个“点”,整个宇宙一定在个“点”内。(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“点”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,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,科学与信仰应当没有冲突)。

  

  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个“点”,那么宇宙的最小单位、基本单位,一方面它们分别在宇宙的不同位置上,另外一方面它们又相当于都在同一个“点”上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吸引或相互排斥的关系。如此可以帮助我们去认识基本力(即:万有引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、电吸引力、电排斥力、弱力及强力)的本来面目,可以得出一个基本力的统一理论。(详见本论文总论第一章至第三章)。

  

(2)、进一步理解弦理论等,来发现电子云就是电子的体积,来发现磁力的奥秘

  

  在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“点”基础上,通过进一步理解膜理论、弦理论、宇宙空间膨胀理论、测不准原理等,我们可以认识到,宇宙的空间、粒子的体积应当都是由“弦”构成的。弦应当是宇宙的一种最小单位。

  

  “弦”是个矢量,具有方向性。方向相同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应当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;方向相反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应当具有相互排斥的关系。这应当是磁力(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)的本来面目,磁力应当是建立在“弦”基础上。

  

  粒子的体积,如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的体积,应当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,从而使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等粒子具有磁力(磁矩)。因此,在对撞机内,在磁场的作用下,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等粒子可以被吸引着快速运动。

  

  在电视机的显像管内,在这弱小磁场的作用下,电子也能被吸引着快速运动,从电子枪飞行到荧光屏上去。那么,相对于中子、质子来说,电子应当具有很强的磁力,具有很多的弦,具有很大的体积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电子<电子云>应当具有很大的、极大的体积和很小的、极小的质量。

  

  当今科学认为,电子是以“电子云”的形式存在的,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,即电子可以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。那么,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那个“点”状的、围绕原子核不停转圈的电子应当根本不存在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测不准现象:“不是测不准,而是根本不存在”。爱因斯坦说的“上帝不会掷骰子”,应当是正确的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相对于原子核来说,核外的电子<电子云>具有很小的质量、很大的体积,像个大气球。α粒子是氦原子核,相对于电子<电子云>来说,α粒子(氦原子核)具有很大的质量、很小的体积,像个小钢珠。α粒子撞击到电子<电子云>时,电子<电子云>不得不让开,α粒子仍成直线(或接近直线)前进。只有少数α粒子撞击到原子核上,才会出现大角度的偏转。用“电子云就是电子”也能解释著名的“α粒子散射实验”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中子、质子组成原子核,质子带正电荷,原子核带正电荷。电子<电子云>带负电荷。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电子<电子云>排列在原子核的周围。

  

  如果把原子核比喻为就像一个垒球,那么电子<电子云>就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,这些垒球棒(电子云)的小头靠近垒球(原子核),垒球棒的大头远离垒球。一个一个的电子<电子云>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,在原子核的周围是一层一层地排列着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电子具有较大的体积。并且电子<电子云>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存在着电排斥力,相互之间尽可能地相互远离。第一层空间小,只能是在原子核的上面、下面(或者说是在前后两面,或者说是在左右两面)各是1个电子<电子云>,分别是1行1列。

  

  原子核带正电荷(由于具有质子),电子<电子云>带负电荷,相互之间具有电吸引力,电子<电子云>必须尽可能的接近原子核。如此,第二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2行2列,插在第一层1行1列的外侧。如此,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。

  

  第三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3行3列,插在第二层2行2列的中间和外侧。第四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4行4列,插在第三层3行3列的中间和外侧。第五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5行5列,插在第四层4行4列的中间和外侧。……。如此,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。

  

  这样,每层电子<电子云>的数量就会是层数的平方乘以2,第一层2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二层8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三层18个电子<电子云>,第四层32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五层50个电子<电子云>……。

  

  铁原子第三层(次外层)的电子是14个(而不是18个),在正常情况下,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在上下两面,一面7个,另一面也是7个,它们分别朝着不同的方面,这时构成这些电子<电子云>的弦所具有的磁力,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,铁原子不展现出磁力。

  

  当某种情况下(如特殊的分子结构;如在外界磁力的作用下;如在线圈内射电光波的作用下),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在上下两面,可以是一面9个(3行3列),另一面5个。这时,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是不对称的。构成这些电子<电子云>的弦所具有的磁力,综合在一起不能相互抵消,这样铁原子就会展现出一定的磁力。

  

  宇宙空间应当也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。只是,由于宇宙空间是“环的立方”,是有限无边的、是没有中心点的(!!!)。构成宇宙空间的弦,弦的方向,应当是各个方向的,弦所具有的磁力,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,不展现出磁力。即,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平时不展现出磁力来。

  

  一个磁铁中,具有很多、很多的铁原子,如果每个铁原子都展现出磁力,这时磁铁就会展现出很大的磁力。在这些磁力的作用下,在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外,构成空间的弦,向前、向后,这时也会朝着同一方向排列,这时也会展现出磁力。在空间中,这些展现出磁力的弦,就是磁力线,磁力线不是虚构出来的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

  如果磁力是建立在弦基础上,那么再去找“磁单极”就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最短的弦也有两端、两极。关于磁力的更多奥秘,详见本各论四的正文部分和总论第三章。

  

(3)、进一步理解量子论等,来发现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等的本来面目

  

  在认识到磁力、粒子体积、宇宙空间的本来面目基础上,通过进一步理解量子论、光的波粒二象性、半导体的反向阻断与突破反向阻断等,我们可以认识到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(二极管、三极管)等的本来面目。

  

  粒子的体积、宇宙的空间应当都是由弦构成的。粒子放出一些弦,弦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。光波应当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,并且在球面上那些构成宇宙空间的弦此时展现出磁力来,光波(伽玛光波、爱克斯光波、紫外光波、可见光波、红外光波、射电光波)是具有磁力的。一些粒子可以接收到光波,相应的光波消失,这个粒子就会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,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弦(光子)。

  

  粒子放出、提取的只能是光子(弦),不会是光波;在空间传递的只能是光波,不会是光子(弦),如此才能解释“光的波粒二象性”。放出、提取的只能是整数的光子(弦),不能是分数的光子(弦)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“量子论”。

  

  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、光子<弦>(能量),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。电子<电子云>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具有电排斥力,电子<电子云>变大,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就要相互远离,就会产生运动。在此基础上,“能”产生了“力”。在自然界中,所有的能量活动都应当建立在这基础之上,如物理反应中的热胀冷缩、固态液态气态的转化,化学反应中的燃烧、爆炸等等。

  

  在导体内,一个电子<电子云>放出一些光子(弦),光子(弦)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,是射电光波。在导体内,另一个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相应的射电光波,相应的射电光波消失,这个电子<电子云>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,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(弦)。与此同时,这个电子<电子云>又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弦),光子(弦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射电光波。在导体内,一个一个的电子<电子云>都依次进行相同的反应,这样一些射电光波就沿着这个导体传递、传导,而形成电流。

  

 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,应当是射电光波流在导体内的传导。

  

  射电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,但是在它产生这一刻时,仅仅是个“点”(极小的球面,可以接近于“点”)。上一个电子<电子云>放出这个“点”,它还没有来得及以光速膨胀,马上就被下一个电子<电子云>所接收。因此,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的仅仅是个“点”。

  

  射电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,在球面上那些构成宇宙空间的弦此时展现出磁力来。即使这个球面仅仅是个极小的球面(接近于“点”),但是球面上那些弦依旧展现出磁力来。这些弦如同地球仪上的一条条的纬度线,就磁力的方向,可以是顺时针方向(左手法则),也可以是逆时针方向(右手法则)。

  

  电流应当是众多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,并且这些射电光波都仅仅是极小的球面(接近于“点”),并且球面上的那些弦展现出磁力。如果磁力都是顺时针方向的,左手法则,电流是正极电流。如果磁力都是逆时针方向的,右手法则,电流是负极电流。

  

  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),两者相对时,它们的磁力方向相同,(如同左右拳相对,拇指接触在一起,其它手指的方向一致)。磁力方向相同,相互之间是相吸的关系。

  

  电流具有两种,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之间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。一根导线可以向前传导正极电流,另一根导线可以向前传导负极电流,如此两根导线可以成为闭合电路。借着正极电流、负极电流之间的相互吸引,正极电流才会沿着导线流向负极,负极电流才会沿着导线流向正极。只有闭合电路,导线内才会有电流向前流动。

  

  交流电,A线、B线、C线,在每根导线内,向前流动的,向前传导的,一会儿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一会儿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每秒钟变换100次。A线、B线、C线三根导线连接在一起成为O线,O线中总是同时存在着正极电流、负极电流。

  

  A线、B线、C线都可以分别与O线连接成闭合电路。当A线(或B线、或C线)传导的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时,O线内自然有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吸引,才能使得电流向前流动。当A线(或B线、C线)传导的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时,O线内自然有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吸引,才能使得电流向前流动。

  

  一个半导体二极管,借着半导体的特殊结构,它只允许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)通过、传出,不允许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)通过、传出,这时从出口导线传出来的只能是单独的正极电流。将这个半导体二极管反过来,可以获得单独的负极电流。这是半导体的反向阻断。

  

  一个半导体三极管,发射极e传入的是正极电流,基极b传入的是负极电流,(或者,发射极e传入的是负极电流,基极b传入的是正极电流),当不同时传入时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不允许通过,是“关”。当同时传入电流时,借着正极电流、负极电流之间的相互吸引,可以突破反向阻断,两极(发射极e、基极b)的电流(射电光波流)就要分别流向对方。在三极管中就会接着流向集电极c,是“开”。在一个半导体上,可以具有上亿个三极管,借着每个三极管的“开”、“关”作用,而带来芯片,带来计算机,带来电脑,带来人工智能。

  

  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的射电光波,仅仅是个“点”,而不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,这些射电光波只在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,在一般情况下,并不发射出来。但是,在某些情况下,一些射电光波可以发射出来,成了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、弦),因环、弦具有磁力,就会在导体(导线)周围产生磁场。正极电流,左手法则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是顺时针方向。负极电流,右手法则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是逆时针方向。

  

  在某些情况下,这些射电光波还可以都发射出来,并且在线圈内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都是同一个方向。在这磁力的作用下,线圈内的铁芯就会展现出磁力来。即每个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一面9个,另一面5个,不对称,展现出磁力,成为电磁铁。在此基础上,“能”产生了“力”。借着电磁铁,我们人类可以获得强大的人工动力。

  

 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,应当是“射电光波流”在导体内的传导。电流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的流动,电流更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流动的反方向,电流也更不应当是空穴向前流动。

  

  可是,在我们中学的物理学课本上,我们学到的是:电流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,电流是从正极流向负极,电子是从负极流向正极,电流具有一种。那么,那些从发电厂中传出的交流电,电流、电子如何流动,很难让人理解,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,观念是混乱的,是错误的。

  

  在半导体物理学上,不得不引入“电子电流”、“空穴电流”,电流具有两种。如果说,在三极管中,电子从发射极e,流向基极b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,还好理解;那么,空穴从发射极e,流向基极b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,就不好理解了。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,观念是混乱的,是错误的。

  

 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:“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。相反,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。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,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,并且迟早会到来,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、酝酿新的突破”。

  

  通过进一步地、更全面地理解相对论,来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“点”;从这个“点”出发,通过进一步理解膜理论、弦理论、宇宙空间膨胀理论、测不准原理、量子论、光的波粒二象性、半导体的反向阻断与突破反向阻断等等,通过对体积、空间、弦的研究,来认识磁力、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等等的本来面目,我们将会迎来这个物理学上的、科学上的新突破。(以上简单论述仅为本各论四的摘要与前言,详细论述请见下面的本各论四的正文部分,分为9节)。

  

1、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,光的速度永远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

  

(1)、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,一束光被分为两束光

  

 

http://upload.bx.tl/cgi/news/temp17/202003191754081.jpg

  

  在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中,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,有十字架交叉点和左臂、右臂、上臂、下臂四个臂。一束光从左臂进入,到达十字架交叉点,遇到一个“左下——右上”(╱)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,被分为两束光。

  

  一束光被这个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的玻璃片反射,直角拐弯上行(走在上臂中)。到达上臂顶端,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下行(依旧走在上臂中)。下行到十字架交叉点,经过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,继续下行,进入下臂。这束光(可称为“垂直的光”)在上臂垂直地走了一个往返,走了一个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。

  

  另一束光经过这个十字架交叉点的玻璃片透射,继续右行(走在右臂中)。到达右臂顶端,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左行(依旧走在右臂中)。左行到十字架交叉点,被十字架交叉点呈45度角玻璃片反射,直角拐弯下行,进入下臂。这束光(可称为“平行的光”)在右臂平行地走了一个往返,走了一个“=”<平行>路程。

  

  上臂、右臂长度相等,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长度相等。如果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长30米,光走完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所用的时间就应当都是100纳秒。

  

(2)、迈克耳逊干涉仪是放在我们这个快速运动的地球上

  

  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/秒,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/秒,银河系可能还带着地球在宇宙空间中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。迈克耳逊干涉仪是放在我们这个快速运动的地球上,“垂直的光”是走在快速运动的上臂中,“平行的光”是走在快速运动的右臂中。

  

  在行驶的火车车厢里,一个人垂直向上抛一个球,球撞到车厢天花板后垂直落下。期间火车已经行驶了一段距离,(在铁路边静止的人来看)球上抛的地点和球落下的地点不在同一个点上,这个球走的是一个“∧”路程(可称为兰布达路程,∧为希腊字母,发音为兰布达)。

  

  “垂直的光”在走上臂时,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垂直,在一上一下的过程中,“垂直的光”走的也是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。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比“‖”<垂直>路程距离要长。“‖”<垂直>路程如果30米,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就是“>30米”(如33米)(“>”为大于符号),“垂直的光”走完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所用的时间就应当是“>100纳秒”(如110纳秒)。

  

  一辆摩托车在轨道旁赶超一列火车时,如果火车长30米,因火车也在行驶着,并方向相同,摩托车行驶了较长的距离(如可以是百米上下),才能从(长30米的)火车的车尾行驶(赶超)到车头。之后摩托车立刻掉头行驶,速度不变,因火车也在行驶着,并方向相反,摩托车行驶了不长的距离(如可以是十米上下),就能从(长30米的)火车的车头行驶到车尾。这个摩托车走了一个“—=”路程(可称为鱼钩路程)。

  

  “平行的光”在走右臂时,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平行,“平行的光”是顺着与对着地球运动方向各飞行了一段距离。顺着(方向相同)多走距离,对着(方向相反)少走距离,“平行的光”走的也是“—=”<鱼钩>路程。“—=”<鱼钩>路程比“=”<平行>路程距离要长。“=”<平行>路程如果30米,“—=”<鱼钩>路程就是“>>30米”(如36米)(“>>”为更大于符号),“平行的光”走完“—=”<鱼钩>路程所用的时间就应当是“>>100纳秒”(如120纳秒)。

  

  根据复杂计算,“平行的光”所走的“—=”<鱼钩>路程(>>30米)(如36米)要比“垂直的光”所走的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(>30米)(如33米)距离要长。将迈克耳逊干涉仪旋转90度,“垂直的光”变成了“平行的光”,这时这束光就需要多走一段距离,就要晚进入下臂。如果需要多走的是半个波长奇数倍的距离,两束光在下臂被一起观测时,就应当出现这种现象:“明线的干涉条纹变成暗条纹”。

  

(3)、明线的干涉条纹应当变成暗条纹,可是没有变成暗条纹

  

  可是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确是“明线的干涉条纹没有变成暗条纹”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一定是同时(同相)进入下臂的,否则不会出现这种实验结果。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是同时(同相)进入下臂的,这样只能是:

  

  或者,距离变短:“垂直的光”所走的“>30米”(如33米)(“∧”兰布达路程),“平行的光”所走的“>>30米”(如36米)(“—=”鱼钩路程),都变短到30米(即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)。都变短到了30米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就会同时进入下臂,就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距离不是死的、固定不变的、恒定的。

  

  或者,时间变短:“垂直的光”走完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所用的“>100纳秒”(如110纳秒),“平行的光”走完“—=”<鱼钩>路程所用的“>>100纳秒”(如120纳秒),都变短到100纳秒(即光走完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所用的时间)。都变短到了100纳秒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就会同时进入下臂,就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时间不是死的、固定不变的、恒定的。

  

  或者,光速变快:“垂直的光”加快了速度,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“>30米”(如33米)(“∧”兰布达路程);“平行的光”加快了速度,用100纳秒走完它自己的“>>30米”(如36米)(“—=”鱼钩路程)。都加快了速度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就会同时进入下臂,就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光速不是死的、固定不变的、恒定的。

  

  或者,不论地球以多么快的速度飞行,光的速度依旧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!!!。如此,光走的不再是“∧”<兰布达>路程、“—=”<鱼钩>路程,而依旧是“‖”<垂直>路程、“=”<平行>路程!!!!!!!。如此,如同地球静止不动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也会同时进入下臂,也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

  

  如果地球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/秒(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),那么光的速度依旧比这29公里/秒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如此,如同地球静止不动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也会同时进入下臂,也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

  

  如果地球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/秒(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),那么光的速度依旧比这250公里/秒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如此,如同地球静止不动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也会同时进入下臂,也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

  

  即光的速度永远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即光与地球之间的“速度差”永远是30万公里/秒,即光与地球之间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/秒;如此,如同地球静止不动,“垂直的光”、“平行的光”也会同时进入下臂,也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

  

2、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来理解相对论

  

(1)、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,光的速度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

  

  在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中,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,一束光从左臂进入,到达十字架交叉点,被分为两束光。一束光在上臂垂直地走了一个往返,另一束光在右臂平行地走了一个往返,之后这两束光都进入下臂。

  

  如果地球静止不动,这两束光就会同时进入下臂,就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可是地球是在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(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是29公里/秒,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是250公里/秒,银河系可能还带着地球在宇宙空间中以很快的速度在运动中),这两束光应当不会同时进入下臂,应当不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

  

  如果不论地球以多么快的速度飞行,但是光的速度永远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如同于、类似于地球静止不动,这两束光也会同时进入下臂,也会出现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。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是真实的,光的速度永远比地球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也应当是真实的。即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即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“速度差”永远为30万公里/秒,即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/秒,即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的速度都是恒定的,都是不变的,都是30万公里/秒,(更准确地说是C,299792.458km/s)。

  

  如一些光是从前面迎头撞向地球,光撞到地球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加上地球的速度。另一些光是从后面追尾撞向地球,光撞到地球的速度应当是光速减去地球的速度。可是不论从前面迎头撞到地球的光,还是从后面追尾撞到地球的光,它们相对于地球的速度都是恒定的、不变的,都是30万公里/秒,不加,不减。(这也被称为“光速不变”,其实准确的说法应当是“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的速度不变”)。

  

  打开手电筒可以发射出来一束光,这束光可以是一个光柱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秒钟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30万公里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光年(距离),即近1万亿公里的长度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亿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亿光年(距离)。如果光源从开到关是1百亿年,这个光柱的长度就是1百亿光年(距离)。

  

  如果,我们与一个光柱的前端同时出发,与这个光柱一起飞行;这个光柱长度可以极长,长度可达百亿光年(距离)。在飞行中,我们会发现,不论我们的速度是多快,同时出发的这个光柱,它的速度总是比我们的速度,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在飞行中,我们一定会发现,这束光(光柱)中的一段一段的光段,是不停地在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超我们。如果把这个光柱比喻为一列极长(长度可为百亿光年距离)的火车的话,我们会发现,不论我们的速度是多快,一节一节的车厢总是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不停地超我们。

  

  当我们的速度是1万公里/秒时,我们会发现,光柱的速度(一节节车厢的速度)依旧比我们的速度,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我们和光柱(一节节车厢)之间的速度差,依旧是30万公里/秒,而不是29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当我们的速度是10万公里/秒时,我们会发现,光柱的速度(一节节车厢的速度)依旧比我们的速度,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我们和光柱(一节节车厢)之间的速度差,依旧是30万公里/秒,而不是2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当我们者的速度是29万公里/秒时,我们会发现,光柱的速度(一节节车厢的速度)依旧比我们的速度,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我们和光柱(一节节车厢)之间的速度差,依旧是30万公里/秒,而不是1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当我们的速度是100万公里/秒时,一定是,我们会发现,光柱的速度(一节节车厢的速度)依旧比我们的速度,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而不是我们的速度比光柱的速度(一节节车厢的速度)快70万公里/秒。

  

(2)、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来理解时间变短

  

  假如我们和一束光(光柱)的前端同时从地球出发,我们用1年的时间绕着整个宇宙空间飞行了一圈,飞行了100亿光年(距离),再回到地球。在飞行中,我们测量这束光(光柱),我们会发现,这束光(光柱)的速度依旧是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这束光(光柱)的前端一定是飞到我们的前面,这束光(光柱)的前端一定是在我们的前面先返回的地球,这束光(光柱)的前端一定是先返回的地球。我们一定是飞在这束光(光柱)前端的后面,我们一定是在这束光(光柱)前端的后面后返回的地球,我们一定是后返回的地球。

  

  这趟旅行的距离是100亿光年(距离)。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,他们看到这束光(光柱)的前端返回地球时,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,是在他们的岁数已经长了100亿岁这一时刻。光相对于他们的速度也不变。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,他们看到我们返回地球时,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,一定是在他们的岁数长了100亿岁之后的某一时刻。

  

  我们是用1年的时间完成了这这趟旅行。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,我们是用了1年的时间,我们仅仅长了1岁。我们与地球上的等待者重逢时,我们会发现,我们仅仅长了1岁,我们仅仅过了1年;地球上等待者已经长了100多亿岁,他们已经过了100多亿年。

  

  而不是我们过了1年,他们也过了1年;而不是我们长了1岁,他们也长了1岁(!!!)。更不是他们过了100多亿年,我们也跟着过了100多亿年;更不是他们长了100多亿岁,我们也跟着长了100多亿岁(!!!)。

  

  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,这段时间;相对于地球上等待者来说,是100多亿年,他们已经长了100多亿岁。而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仅仅是1年,我们仅仅长了1岁。由于我们快速飞行,地球上等待者的100多亿年变短到了我们自己的1年,相对于我们来说,时间变短了。即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由于我们快速飞行,时间变短了,100多亿年变短到了1年。

  

  当我们和地球上的等待者重逢时,地球上等待者所带手表的时针在表盘上已经走了100多亿(年)乘以365(天)乘以2个圈(时针每天走两圈),即7万多亿个圈;而我们所带手表的时针在表盘上仅仅走了1(年)乘以365(天)乘以2个圈,即7百多个圈;我们的钟表走的是明显地变慢了,慢了100多亿倍。(这时才好理解当今相对论中的“钟表变慢”。一维的时间变短、变长,多么好理解。可是非要说成是钟表变快、变慢,使得简单的问题变得非常复杂,不好理解)。

  

(3)、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来理解空间变短

  

  当我们以上述的速度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100多亿年的时间变短到了1年的时间。而,到目前,整个宇宙时间也就是100多亿年;当我们以上述的速度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整个宇宙时间(100多亿年)也变短到了1年。

  

  “宇宙空间是以光速膨胀来的”,当整个宇宙时间是1年时,整个宇宙空间只能是1光年(距离)。当我们以上述的速度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整个宇宙空间(100多亿光年)也会变短到了1光年(距离)。当我们以很快的速度飞行时,不仅时间变短,空间(距离)也会变短。

  

  如果我们的速度还快,比上述的速度还快,相对于我们来说,时间、空间(距离)还要变短,100多亿年的时间就要变短到1个月、1天、1秒;100多亿光年的距离也要相应变短。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相对于我们来说,100多亿年的时间(目前整个宇宙的时间)就要变短到零点(零秒),100多亿光年的距离(目前整个宇宙的空间)也要变短到零点(零米)。

  

3、进一步地、更全面地来理解相对论,来认识到宇宙一定在一个点内

  

(1)、仅仅是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光速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光速

  

  假设,快速飞行者和一个光柱(光柱可以比喻为一辆火车)一起飞行,并和这个光柱前端(火车的车头)同时出发;那么,不论快速飞行者(自己)多么使劲飞行,不论速度多么快,同时出发的光柱(火车)的速度永远比快速飞行者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(一节节车厢总是连续着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超快速飞行者),相互之间的速度差永远是30万公里/秒;光柱(火车)的速度永远比快速飞行者的速度还要快。

  

  光柱前端永远飞在快速飞行者的前面,快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柱前端的后面。

  

  对快速飞行者(自己!!!)来说是这样,是如此;对静止者(他人!!!)来说也是这样,也是如此;即,快速飞行者永远飞在光柱前端的后面,快速飞行者永远不能超过光柱前端。

  

  因为,光的速度永远比任何运动体(包括静止者)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光与任何运动体(包括静止者)之间的速度差永远为30万公里/秒,光相对于任何运动体(包括静止者)的速度恒定为30万公里/秒。所以,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光(光柱)与静止者之间的速度差也是30万公里/秒。所以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光、光柱的速度永远是30万公里/秒,光柱前端的速度永远是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因为,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快速飞行者永远不能超过光柱前端。因为,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光柱前端的速度永远是30万公里/秒。所以,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那些快速飞行者的速度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。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30万公里/秒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通过我们前面的讨论,相对论中的“光速是最快速度”就应当理解为,只仅仅是,只单单是,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:“30万公里/秒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只仅仅是,只单单是,相对于静止者自己来说:“那些快速飞行者的速度可以越来越接近30万公里/秒,但是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这些应当是相对于静止者来说的,是从静止者(他人)的角度来看问题的。

  

  相对于快速飞行者,静止者是他人。那么,如果从快速飞行者自己角度看问题,应当是,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,快速飞行者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,很快的速度飞行,甚至是无限快的速度飞行。只是同时出发的光(光柱),它的速度永远比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还要再快30万公里/秒,相互之间的速度差永远是30万公里/秒,光(光柱)的速度永远比快速飞行者的速度还要快。

  

  也正因为如此,才会出现,相对于静止者来说,30万公里/秒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。

  

(2)、从静止者角度来计算快速飞行者的速度、时间、空间,不符合实际情况

  

  假设,几个快速飞行者和一个光柱前端同时从地球出发,和这个光柱一起飞行。他们都飞行了100亿光年(距离),之后返回地球。

  

  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(即,静止者)来说,他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刻,等到光柱前端返回地球的。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(静止者)来说,光、光柱、光柱前端的速度永远是30万公里/秒,更准确说是C(C是光速的符号,C是29.9792458万公里/秒,是1光年/1年,是100亿光年/100亿年)。

  

  如果,地球上的等待者(静止者),是在第101亿年结束这一刻,等到第一个快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(比光柱前端晚回来了1亿年)。那么,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(静止者)来说,应当有理由认为,在飞行中,第一个快速飞行者的速度等于0.99C(29.67945334万公里/秒),比光(光柱)的速度是慢上0.299792458万公里/秒,之间的速度差是0.299792458万公里/秒。

  

  如果,地球上的等待者(静止者),是在第110亿年结束这一刻,等到第二个快速飞行者返回地球的(比光柱前端晚回来了10亿年)。那么,相对于地球上的等待者(静止者)来说,应当有理由认为,在飞行中,第二个快速飞行者的速度等于0.90C(26.98132122万公里/秒),比光(光柱)的速度是慢上2.99792458万公里/秒,之间的速度差是2.99792458万公里/秒。

  

  ……

  

  可是,事实上,确是,在飞行中,光(光柱)比任何飞行者都要快上C(29.9792458万公里/秒);任何飞行者都要比光(光柱)慢上C(29.9792458万公里/秒);之间的速度差,永远是C(29.9792458万公里/秒);之间的速度差,不会是其它的速度(如0.299792458万公里/秒、2.99792458万公里/秒……)。

  

  也就是说,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、计算,每个快速飞行者与光(光柱)之间的速度差(如,是0.299792458万公里/秒,是2.99792458万公里/秒……),虽然是可以的,但却不是快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。

  

  同样,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、计算,每个快速飞行者的速度是0.9C(26.98132122万公里/秒)、0.99C(29.67945334万公里/秒)、0.999C(29.94926655万公里/秒)、0.9999C(29.97624788万公里/秒)……,虽然是可以的,但却不是快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。

  

  自然,从静止者自己的角度来推测、计算,快速飞行者他自己的速度不能超过光速(29.9792458万公里/秒),虽然是可以的,但却不是快速飞行者自己的实际情况。

  

  相对于静止者,相对于快速飞行者,他们各自有着大小不同的时间、空间(距离)、速度,这应当就是“相对论”的核心,所以才叫做“相对论”。

  

  相对于静止者来说:“时间不变,空间(距离)不变,30万公里/秒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相对于静止者来说:“那些快速飞行者的速度可以越来越接近30万公里/秒,但是永远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这些都是相对于静止者来说的,来出现的,来发生的。相对于快速飞行者,静止者是他人。

  

  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:“时间要变短(钟表要变慢),空间(距离)要变短,光的速度永远比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”;如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:“当自己的速度是10万公里/秒时,光的速度依旧比自己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即光的速度相当于是加快到了40万公里/秒”;“当自己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光的速度依旧比自己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,即光的速度相当于是加快到了‘无限快加上30万公里/秒’”。这些都是相对于快速飞行者(自己)来说的,来出现的,来发生的。

  

(3)、由于突然改为只从静止者角度看问题了,使得相对论变得非常难懂

  

  我们作为静止者,相对于我们(静止者)来说,任何其他人、其他物的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。自然不能出现中微子超光速现象,即使中微子自己的速度是无限快,但是相对于我们来说,中微子的速度依旧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。“中微子超光速现象”应当是个错误,据说,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“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”,是因为连接GPS信号接收器的光纤接触不良。

  

  如果我们作为快速飞行者,相对于快速飞行的我们来说,我们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,甚至是无限快。如果我们是中微子,我们(中微子)的速度也可以超过30万公里/秒,我们(中微子)的速度也可以无限快。但是,只是,光(光柱)的速度依旧是、永远是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以30万公里/秒,光(光柱)的速度依旧是、永远是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快。

  

  总之,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,快速飞行者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,速度可以超过30万公里/秒,速度可以无限快。

  

  可是,一些人,甚至是一些物理学家,他们总是排斥这一点,而总是简单地、机械地、固执地认为“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,相对于你自己来说,你自己的速度也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此时,他们是只从静止者角度看问题,而没有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。

  

  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。当快速飞行者自己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,时间变短、空间变短。当说到时间变短、空间变短时,这时一定是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!!!!!!

  

  如果继续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。当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时,当速度是无限快时;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,时间、空间就会越来越短,最后整个宇宙的时间、空间就会成为零点。

  

  即,如果继续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,应当可以得出,快速飞行者自己可以以任何速度飞行,速度可以超过30万公里/秒,速度可以无限快。

  

  可是,这时突然改为只从静止者(相对于快速飞行者,静止者是他人)的角度看问题。这时非要说,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也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,30万公里/秒是最快速度,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,这时就是只从静止者的角度看问题了。

  

  从静止者的角度看,确实是“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,确实是“快速飞行者的速度也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。

  

  因一会儿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,一会儿只从静止者(相对于快速飞行者,静止者是他人)的角度看问题,同时又把两者混在一起,由此带来了极大的混乱,把简单的问题变得非常复杂、非常难理解、非常难懂。以至于难懂到,传说全世界只有12个人懂相对论。

  

  如果,一直从快速飞行者自己角度看问题。那么随着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,最后速度是无限快;那么相对于快速飞行者自己来说,整个宇宙时间、整个宇宙空间就会是越来越小,越来越接近“零点”,最后成为“零点”。

  

  由于不再一直沿着从快速飞行者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了,而是突然改为只从静止者的角度看问题了,只说“任何速度都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,快速飞行者自己的速度也不能超过30万公里/秒”了,自然就可以回避了“整个宇宙时间、整个宇宙空间最后会成为零点”这一问题。

  

  在100多年前科学家说:“当你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你来说,空间、时间就要变小”,人们(包括科学家自己)就已经很难接受了;即使现在,很多人(包括不少科学家)也不接受。如果科学家再说:“你的速度可以大于30万公里/秒,你的速度可以无限快;此时相对于你来说,整个宇宙的空间、时间就要变小到零点”,人们(包括科学家自己)就更难接受了。为此,科学家们不得不把简单的问题变得非常复杂、非常难理解、非常难懂,以致于只有很少的人懂相对论。

  

  通过进一步地、更全面地理解相对论,我们可以认识到,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相对于我们来说,整个宇宙时间、宇宙空间就会成为一个“点”。

  

  那么,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一定是虚空的(质量为零)、零点的(体积为零),是个“点”(时间为零,空间为零),是在个“点”内。并且这个“点”一定是在上帝的手心里,因为只有如此,才能在一个“点”内(质量为零,体积为零,时间为零,空间为零)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;才能相对于不同速度,时间、空间展现出不同大小。

  

  通过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“点”(质量为零,体积为零,时间为零,空间为零),还可以帮助我们去了解磁力、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等等的本来面目,还可以帮助我们去了解宇宙的很多奥秘,为此请看下面的论述。

  

4、宇宙的最小单位是弦,在弦基础上展现出磁力——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

  

(1)、宇宙空间——空间——虽然是真实存在的,但不会是由以太构成的

  

  如果,你和一个光柱一起飞行,在飞行中,你可以是不同的速度,可以是1年飞行1光年(距离)的速度,可以是1年飞行100光年(距离)的速度,可以是1年飞行100亿光年(距离)的速度。在飞行中,你会发现,不论你是何种速度,光柱的速度永远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这个光柱可想象是个百亿光年长的火车,不论你是何种速度,这一节节车厢总是连续着以30万公里/秒的速度在超你。火车的速度、这一节节车厢的速度,永远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

  

  按理说,这个火车、这一节节车厢,对它自己来说,它应当是以一个“固定速度”(30万公里/秒)在固定的空间中行驶着、飞行着。可是,当你的速度快时,这个“固定速度”也快;当你的速度慢时,这个“固定速度”也慢。也就是说,这个速度并不能固定。

  

  即,光应当是以30万公里/秒,这个“固定速度”,在固定的空间中行驶着。可是,当你的速度快时,这个“固定速度”也快;当你的速度慢时,这个“固定速度”也慢。也就是说,这个速度并不能固定。

  

  也就是说,并不存在这个“固定的速度”。同样,也就并不存在固定的空间,即宇宙空间不会是由“以太”构成的。

  

  当你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此时光的速度依旧比你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/秒。当你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相对于你来说,整个宇宙空间是零点。自然,相对于光(光子、光波)来说,因它的速度比你还快,整个宇宙空间也会是零点。

  

  相对于光(光子、光波)来说,整个宇宙空间永远是零点的。

  

  水波是行驶在由水分子(以及其他分子)组成的液体中,声波是行驶在由氧气、氮气等气体分子组成的气体中,这些液体、气体都是实实在在的,不会是零点的。而相对于光(光子、光波)来说,整个宇宙空间永远是零点的,并不是实实在在的。自然这个宇宙空间不会是由“以太”组成的,因为这个“以太”应当类似于液体、气体,是实实在在的,不会是零点的,因此说并不存在以太。

  

  由于不存在以太,光波的传导方式与水波、声波的传导方式是应当不同的。

  

(2)、宇宙的最小单位应当是弦,弦应当构成了宇宙的空间、粒子的体积

  

  宇宙空间膨胀理论(宇宙有个起始点)说:“整个宇宙的历史(年龄、岁数)只有138亿年,在138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”。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“点”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,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。

  

  《圣经》中说:“太初有道,道与上帝同在,道就是上帝。这道、太初与上帝同在。万物是借着他造的。凡被造的,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”(约1:1-3)。这段经文可以理解为:整个宇宙是上帝创造的,是上帝从太初——宇宙起始点——中创造出来的。

  

  整个宇宙是从一个“点”中诞生的。在宇宙中,“点”是最小的东西,再也没有比“点”更小的东西了,自然可以从“起始点”中(或者宇宙物质诞生期内)诞生出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的“点”。“点”应当是宇宙的一种“最小单位”。一个“点”可以转变为一个“弦”——最短的线——最短的弧形曲线。“弦”应当是宇宙的另一种“最小单位”。

  

  很多的“弦”可以连接成“环”。体育场的环型跑道是个环,是个环线。它的长度是有限的,只有400米。在环型跑道(环线)上,无论顺时针跑,还是逆时针跑,(不论是向前跑,还是向后跑),你都可以无限地跑下去。环线(如环型跑道)是没有两端的,是没有边界的,也是没有中心点的。

  

  很多的环可以构成一个球面(环的平方),如地球仪的表面(球面)可以说是由很多个环(如纬度线)构成的。球面,如地球的表面,它的面积也是有限的,地球的表面就这么大,只有5.1亿平方公里。在地球表面(球面)上,向东(向左)一直走你会从西边(右边)回来,向南(向前)一直走你会从北边(后边)回来。球面(如地球表面)是没有边界的,也是没有中心点的。

  

  环线是一维的,球面是二维的,很多个(无数个)一维的“环线”可以组成一个二维的“球面”,球面可以称为“环的平方”。同样的道理,很多个(无数个)二维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也可以组成一个三维的“环的立方”。宇宙空间一定就是个“环的立方”,类似环线和球面,是有限的,同时是没有边界的,是没有中心点的。向左(向东)一直走你会从右边(西边)回来,向前(向南)一直走你会从后边(北边)回来,向上边一直走你会从下边回来。

  

  极多的“弦”可以连接成一个最大的“环”,极多的最大的“环”可以构成一个最大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,极多的最大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可以构成一个最大的“环的立方”,这个最大的“环的立方”应当就是整个宇宙空间。

  

  一些“弦”可以连接成一个极小的“环”,一些极小的“环”可以构成一个极小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,这个极小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内包含着一个小体积,小体积本身是宇宙空间的一部分,也是由“弦”构成的,这些弦可以共同构成一个粒子的体积。

  

  宇宙空间应当是由“弦”构成的;或者说,宇宙空间的体积应当是由“弦”构成的。粒子(如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等)的体积也应当是由“弦”构成的。弦理论是物理学上的重要学说、重要观点。

  

  一维的环线(有前后,没有左右,没有上下)包着一个二维的圆面(有前后,有左右,没有上下)。二维的球面(有前后,有左右,没有上下),像膜一样,包着一个三维的球体(有前后,有左右,有上下)。同样的道理,我们这个三维的宇宙空间(有前后,有左右,有上下),也应当像膜一样,包着一个四维的“空间”(有前后,有左右,有上下,另外还另有一个空间维度)。像膜一样,我们这个三维的宇宙空间包着一个四维的空间,这应当就是物理学上的“膜理论”了。膜理论也是物理学上的重要学说、重要观点。

  

  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三维的空间中,我们无法理解四维的空间(不是单单地加个时间维度就可以了;加个时间维度也不是四维空间,而是四维时空),更无法理解这个四维空间还被我们这个三维空间包着。但是,当宇宙本身是个“点”时,我们就好理解了。因为不论环线(包着一个二维的圆面)、球面(包着一个三维的球体)、宇宙空间(包着一个四维的空间),当他们变小到零时,都是一个点;这个“点”你可以说它就是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……维的空间变成零时的点;这个“点”你可以说它包着2、3、4、5、6……维的空间。

  

(3)、弦应当具有磁力,磁力——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——应当是建立在弦基础上

  

  宇宙空间膨胀理论(宇宙有个起始点)告诉我们,整个宇宙是从一个“点”中诞生的;而只有整个宇宙一直都在这个“点”内,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“点”,并且这个“点”一直都在上帝的手心里,才有可能从一个“点”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。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,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“点”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。

  

  《圣经》中说:“他右手拿着七星”(启1:16)。“七”在圣经中是个“完全数”,“七星”可以指宇宙中所有的恒星、行星、卫星等。“他右手拿着七星”这段经文可以理解为:上帝(耶稣)右手拿着整个宇宙,整个宇宙都在上帝(耶稣)的手心里。

  

  进一步了解迈克耳逊-莫雷实验,进一步理解相对论,我们可以认识到,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“虚空的、零点的”,是个“点”;即整个宇宙真的是,一直都在一个“点”内,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个“点”。既然能理解整个宇宙是从一个“点”中诞生的,自然也应当能理解整个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在一个“点”内,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个“点”。

  

  由于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个“点”,那么宇宙的最小单位、基本单位,如“弦”等,一方面它们分别在宇宙的不同位置上,另外一方面它们又相当于都在同一个“点”上。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这样的特点:“你在我这里,我在你那里”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吸引或相互排斥的关系。(如此可以帮助我们去认识基本力--即:万有引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、电吸引力、电排斥力、弱力及强力--的本来面目)。

  

  “弦”是个矢量,具有方向性;方向相同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这样的特点:“你在我这里,我在你那里,你吸引着我,我吸引着你,相互之间具有互在互吸的关系”;方向相反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这样的特点:“你在我这里,我在你那里,你排斥着我,我排斥着你,相互之间具有互在互斥的关系”。这是磁力,互在是磁力的场,互吸是磁吸引力,互斥是磁排斥力。

  

  磁力(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)应当是建立在弦基础上的,弦应当是具有磁力(磁性)的。

  

  磁力是建立在弦基础上,磁力更是建立在宇宙本身是个点基础上。宇宙本身是个点,必然会出现:1、光相对于任何物体的速度都是恒定的;2、当某一物体快速飞行时,相对于它来说,时间、空间变短;3、当某一物体的速度是无限快时,相对于它来说,整个宇宙时间、宇宙空间变短到零点。

  

  磁力是建立在宇宙本身是个点基础上,磁力是不需要媒介来传递的,也是不能被阻隔的。因为不需要媒介来传递,所以不同的“弦”相互之间的磁力,建立是同时“立刻”建立的,消失也是同时“立刻”消失的。如,太阳上突然出现一个磁铁,它会与地球上的另一个磁铁立刻发生相互作用,不需要经过8分钟。

  

  全宇宙和全宇宙中的所有物质,是存在同一时刻的;只是相对于不同速度的“人或物”来说,从“另一个同一时刻”到达“这一个同一时刻”之间的时间,是不同长短而已。如相对于我们来说,从宇宙起始点这一时刻到目前这一时刻的时间是138亿年;而相对于快速飞行的其它物来说,这个时间可能只有10亿年、1亿年……,相对于速度无限快来说,这个时间只有0秒。

  

5、电子的体积和宇宙的空间都是由弦构成,而可以具有磁矩线、磁力线

  

(1)、电子应当具有较大的体积,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的体积,就是电子本身

  

  粒子的体积,如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的体积,应当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。构成粒子的弦,如同地球仪上的经度线(如,东经90度弦,西经45度线,……等),从南极(S)到北极(N),或从北极(N)到南极(S),具有方向性。即,弦的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构成同一粒子体积的弦,磁力方向是相同的,从而使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等粒子也具有磁力(磁矩)。即,粒子的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因此,在对撞机内,在磁场的作用下,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等粒子可以被吸引着快速运动。

  

  即使不在对撞机内,不在这强大磁场的作用下;仅仅是在电视机的显像管内,仅仅是在这弱小磁场的作用下;电子也能被吸引着快速运动,从电子枪飞行到荧光屏上去。那么,相对于中子、质子来说,电子应当具有很强的磁力(磁矩),具有很多的弦,具有很大的体积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电子<电子云>应当具有很大的、极大的体积和很小的、极小的质量。

  

  当今科学认为,电子是以“电子云”的形式存在的,在电子云内电子的位置是测不准的,即电子可以同时在电子云内的任何位置上。那么,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那个“点”状的、围绕原子核不停转圈的电子应当根本不存在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测不准现象:“不是测不准,而是根本不存在”。爱因斯坦说的“上帝不会掷骰子”,应当是正确的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相对于原子核来说,核外的电子<电子云>具有很小的质量、很大的体积,像个大气球。α粒子是氦原子核,相对于电子<电子云>来说,α粒子(氦原子核)具有很大的质量、很小的体积,像个小钢珠。α粒子撞击到电子<电子云>时,电子<电子云>不得不让开,α粒子仍成直线(或接近直线)前进。只有少数α粒子撞击到原子核上,才会出现大角度的偏转。用“电子云就是电子”也能解释著名的“α粒子散射实验”。

  

(2)、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的体积,如此才能解释原子核外每层电子的数量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。中子、质子组成原子核,质子带正电荷,原子核带正电荷。电子<电子云>带负电荷。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电子<电子云>排列在原子核的周围。(关于万有引力、质量、重量的本来面目,关于电力、电吸引力、电排斥力的本来面目,在本论文《上帝的科学——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》总论第1、2章来论述)。

  

  如果把原子核比喻为就像一个垒球,那么电子<电子云>就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,这些垒球棒(电子云)的小头靠近垒球(原子核),垒球棒的大头远离垒球。一个一个的电子<电子云>像一个一个的垒球棒,在原子核的周围是一层一层地排列着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电子具有较大的体积。并且电子<电子云>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存在着电排斥力,相互之间尽可能地相互远离。第一层空间小,只能是在原子核的上面、下面(或者说是在前后两面,或者说是在左右两面)各是1个电子<电子云>,分别是1行1列。

  

  原子核带正电荷(由于具有质子),电子<电子云>带负电荷,相互之间具有电吸引力,电子<电子云>必须尽可能的接近原子核。如此,第二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2行2列,插在第一层1行1列的外侧。如此,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。

  

  第三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3行3列,插在第二层2行2列的中间和外侧。第四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4行4列,插在第三层3行3列的中间和外侧。第五层电子<电子云>,上面、下面各是5行5列,插在第四层4行4列的中间和外侧。……。如此,可以更近地接近原子核。

  

  这样,每层电子<电子云>的数量就会是层数的平方乘以2,第一层2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二层8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三层18个电子<电子云>,第四层32个电子<电子云>,第五层50个电子<电子云>……。

  

  电子<电子云>带有负电荷,相互之间具有电排斥力,相互之间应当尽可能的相互远离,相互之间应当尽可能的具有一定距离。可是,最内几层的电子<电子云>,由于原子核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电吸引力远远大于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的电排斥力,因此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只能是紧紧地相邻在一起,只能是每层电子<电子云>的数量是层数的平方乘以2。

  

  在最外几层,由于原子核与核外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距离较远,相互之间电吸引力减少,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不能再紧紧地相邻在一起。最外几层,电子<电子云>在相互之间的电排斥力的作用下,相互之间就要具有一定的距离,使得每层电子<电子云>数量减少,每层电子<电子云>的数量不再是层数的平方乘以2,而是次外层为18,最外层为8。

  

(3)、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的体积,如此才能解释为什么铁原子可以展现出磁力

  

  原子核外,具有一些电子<电子云>,电子<电子云>是由一条、一条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。弦具有磁矩,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构成同一电子<电子云>的弦,磁力方向是相同的,电子<电子云>具有磁矩,电子<电子云>的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

  

  原子核外,这些电子<电子云>的磁矩都是相同的。或者,近原子核这端都是N极,远原子核这端都是S极。或者,近原子核这端都是S极,远原子核这端都是N极。(只能是其中的一种,还望以后的物理学能来搞明白是哪一种,并搞明白为什么是这一种,即与原子核内的结构有什么关系)。

  

  原子核外,借着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的电排斥力,电子<电子云>都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,构成电子<电子云>的弦也都分别朝着不同的方面。即,弦的磁矩,电子<电子云>的磁矩都分别朝着不同的方面。磁力、磁矩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,原子不展现出磁力、磁矩。

  

  铁原子第三层(次外层)的电子是14个(而不是18个),在正常情况下,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在上下两面,一面7个,另一面也是7个,它们分别朝着不同的方面,这时构成这些电子<电子云>的弦所具有的磁力(磁矩),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,铁原子不展现出磁力(磁矩)。

  

  当某种情况下(如特殊的分子结构;如在外界磁力的作用下;如在线圈内射电光波的作用下),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在上下两面,可以是一面9个(3行3列),另一面5个。这时,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是不对称的。构成这些电子<电子云>的弦所具有的磁力(磁矩),综合在一起不能相互抵消,这样铁原子就会展现出一定的磁力(磁矩)。

  

  一个磁铁中,具有很多、很多的铁原子,每个铁原子都展现出磁力,这样磁铁就会展现出很大的磁力、磁场。相对于每个铁原子来说,这是很大的磁力,大于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的电排斥力。在这个很大的磁力、磁场的作用下,每个铁原子就会不得不保持着一面9个,另一面5个的状态。这样,每个铁原子的第三层电子<电子云>就不得不展现出磁力。由于每个铁原子都必须展现出磁力,这样磁铁也就会展现出很大的磁力,而形成了“磁矩(磁矩线)”。

  

(4)、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的体积,如此才能解释分子结构、物体结构

  

  一个原子(原子包括原子核和核外电子)最外层的某个电子<电子云>,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与另一个原子的原子核吸引在一起,接近在一起,这个电子<电子云>就是“键电子”,也就是键。键电子<电子云>具有较大、较长的体积。借着键电子<电子云>,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一些原子结合在一起,组成分子。分子内,原子的数量不同、原子的种类不同、原子之间的排列方式不同、每个原子具有的键的数量不同,而使得分子具有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的种类。

  

  一个分子上的某个原子的某个电子<电子云>,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与另一个分子上的某个原子的原子核吸引在一起,接近在一起,这个电子<电子云>也是键电子<电子云>。分子间的键电子<电子云>也具有较大、较长的体积。借着键电子<电子云>,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一些分子结合在一起,组成物体。物体内,分子的数量不同、分子的种类不同、分子之间的排列方式不同、每个分子具有的键的数量不同,而使得物体具有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的种类。

  

  只有把电子云认为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才能更好地理解“键”,并由此更好地理解分子的结构、物体的结构。如果把电子看成是围绕原子核不停转圈的“点”,就很难理解“键”,就很难理解分子的结构、物体的结构。

  

  物体是由分子构成的,分子是由原子构成的,原子是由粒子构成的,粒子的体积是由弦构成的。粒子中的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是由弦构成的,平时这些电子<电子云>是各个方向排列,构成电子<电子云>体积的弦是各个方向排列,弦所具有的磁力(磁矩)相互抵消,不展现出磁力(磁矩)。一般情况下,很多物体不具有磁力、磁矩、磁矩线。

  

  某些物体(如磁铁等),当其中的一些电子<电子云>同一方向排列,弦同一方向排列,弦所具有的磁力(磁矩)不再相互抵消,展现出磁力(磁矩)。使得,某些物体(如磁铁等)具有磁力、磁矩、磁矩线。

  

  在磁铁内,具有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这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是建立在构成粒子(电子<电子云>)体积的弦基础上。

  

(5)、宇宙的空间是由弦构成的,弦展现出磁力是磁力线,磁力线是真实的

  

  如果,如同经度线(如东经40度线、西经60度线)那样,一些弦组成一个球面。如果,具有很多、很多大小不同的这样的球面,围绕球心做中心点,像一个一个洋葱叶,组成一个球体。弦具有磁力,球面具有磁力,球体也应当具有磁力。如果,宇宙空间是如此构成的,宇宙空间平时也应当具有磁力。

  

  可是,宇宙空间不会是这样的球体,因为这种球体是有限有边的、是有中心点的(!!!)。而宇宙空间是有限无边的、是没有中心点的(!!!)。

  

  宇宙空间是“环的立方”,是有限无边的、是没有中心点的(!!!)。构成宇宙空间的弦,弦的方向,应当是各个方向的,弦所具有的磁力,综合在一起相互抵消,不展现出磁力。宇宙空间是“环的立方”,宇宙空间不展现出磁力。宇宙空间是由具有磁性的弦构成的,但是这些具有磁性的弦平时不展现出磁力。

  

  一个磁铁中,具有很多、很多的铁原子,如果每个铁原子都展现出磁力,这时磁铁就会展现出很大的磁力。在这些磁力、磁矩的作用下,在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外,构成空间的弦,向前、向后,这时也会朝着同一方向排列,这时也会展现出磁力。在空间中,这些展现出磁力的弦,就是磁力线,磁力线不是虚构出来的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这些磁力线就是“磁铁外磁力线”。

  

  并且,在这些磁力、磁矩的作用下,在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内,构成空间的弦,向前、向后,这时也会朝着同一方向排列,这时也会展现出磁力。在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内,也是具有磁力线的,这些磁力线也是真实存在的。这些磁力线就是“磁铁内磁力线”。

  

  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平时不展现出磁力,当它们展现出磁力时就是磁力线——磁铁外磁力线、磁铁内磁力线。磁铁外磁力线、磁铁内磁力线,是建立在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基础上。

  

  极多的弦可以连接成一个最大的“环”,极多的最大的环可以构成一个最大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,极多的最大的“环的平方”(球面)可以构成一个最大的“环的立方”,这个最大的“环的立方”应当就是整个宇宙空间。在宇宙空间——空间——中,弦应当是尽可能地连接成环。

  

  一个磁铁,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内,构成这空间的弦展现出磁力就是“磁铁内磁力线”。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外,构成这空间的弦展现出磁力就是“磁铁外磁力线”。磁铁外磁力线、磁铁内磁力线也会连接成环状。

  

  如此,磁铁具有两个极,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磁铁内,“磁铁内磁力线”的磁力方向是从S极到N极;磁铁外,“磁铁外磁力线”的磁力方向是N极到S极。由于是环状,“磁铁内磁力线”它的方向,“磁铁外磁力线”它的方向,在某些位置上,相互之间可以方向相反。

  

  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、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力线(磁力线)”都是建立在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基础上。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则是建立在构成粒子(电子<电子云>)体积的弦基础上。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磁力方向,永远是一致的。

  

  宇宙空间的体积和粒子的体积都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,而使得宇宙空间和粒子具有体积、磁力。但是“弦”不能使粒子和宇宙空间具有质量。宇宙空间只是由弦构成的,因此宇宙空间只有体积、磁力,而没有质量。中子、质子、电子<电子云>等粒子除了具有“弦”外,还应当具有另外的“最小单位”,使得粒子除了具有体积、磁力外,还具有质量。只是相对来说,粒子中的中子、质子具有很大、极大的质量,具有很小、极小的体积和磁力;而粒子中的电子<电子云>具有很小、极小的质量,具有很大、极大的体积和磁力。

  

6、磁力线磁矩线同方向相吸、反方向相斥是磁极异极相吸、同极相斥的基础

  

(1)、这一个磁铁外的磁力线与另一个磁铁外的磁力线之间,不会具有磁力反应

  

  宇宙的本来面目(本身)是个“点”,“弦”一方面它们分别在宇宙的不同位置上,另外一方面它们又相当于都在同一个“点”上。方向相同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;方向相反的“弦”,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相互排斥的关系。这应当是磁力(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)的本来面目,磁力应当是建立在“弦”基础上。

  

  宇宙空间是由弦构成的,平时这些弦不展现出磁力。在磁铁的作用下,在磁铁所占据的空间之外,平时不展现出磁力的弦,此时展现出磁力来,而成为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。在宇宙内具有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磁铁,具有很多、很多、很多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。

  

  宇宙空间是作为一个整体来存在的,相对于不同速度,整个宇宙空间可以整体地变大、变小、成为零点。宇宙空间是由弦构成的,构成宇宙空间的弦是作为一个整体来存在的,在宇宙空间内,我们观测不到、分离不出来一个一个单独存在的弦。

  

  整个宇宙空间是作为一个整体来存在的,因此构成宇宙空间的弦,相互之间即使存在磁吸引力,也不能够被吸引着相互靠近;相互之间即使存在磁排斥力,也不能被排斥着相互远离。

  

  即,在宇宙空间不同位置的、展现出磁力的弦,磁力方向相同,也不会借着磁吸引力,相互吸引到一起;磁力方向相反,也不会借着磁排斥力,相互远离。在宇宙空间内,不会出现某个区域弦很多、某个区域弦很少的现象;在宇宙空间内,弦应当是,并且一直都是,均匀分布的。

  

  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平时不展现出磁力,展现出磁力可成为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。 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之间虽然具有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,但是不具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反应、磁力作用,不具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即,这一个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另一个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之间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反应、磁力作用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磁力线之间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、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之间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磁铁内磁力线(磁力线)、磁铁内磁力线(磁力线)之间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、磁铁内磁力线(磁力线)之间,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(2)、这一个磁铁外部的磁力线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磁矩线之间,才会具有磁力反应

  

  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是建立在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基础上,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是建立在构成粒子(电子<电子云>)体积的弦基础上。两块磁铁,这一个磁铁外部的“磁力外磁力线(磁力线)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之间,存在相互吸引、相互排斥的关系,存在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两块磁铁,这一个磁铁的外部具有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,另一个磁铁的内部具有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如果磁力方向相同,之间就会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,就会具有磁吸引力。另一个磁铁的外部也具有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,这一个磁铁的内部也具有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此时也会磁力方向相同,之间也会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,也会具有磁吸引力。

  

  在磁吸引力的作用下,两个磁铁,就会相互吸引,并可以吸引到一起。在磁铁外部,越靠近磁铁的地方,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越多,密度就越高,磁吸引力就越大。两个磁铁越靠近,磁吸引力越大,越容易吸引到一起。

  

  在相互吸引到一起的这个过程中,在相互移动到一起的这个过程中,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也在跟着移动。在此过程中,不是构成宇宙空间的弦在移动,不是那些展现出磁力的弦在移动;而是不同位置的弦在依次地展现出磁力来。

  

  如果,两块磁铁,这一个磁铁外部具有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另一个磁铁内部具有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磁力方向相反,之间就会具有相互排斥的关系,就会具有磁排斥力。在磁排斥力的作用下,磁铁相互之间就会相互远离。

  

  如果,两块磁铁,其中的一个磁铁,转个圈或者翻个身,这一个磁铁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另一个磁铁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磁力方向“相反”就会变成“相同”,“磁排斥力”就会变成“磁吸引力”,“相互排斥”就会变成“相互吸引”。

  

  两块磁铁,这一个磁铁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另一个磁铁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即这一个磁铁外部的磁力线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磁矩线之间,即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,才会具有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,才会具有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(3)、这一个磁铁内部的磁矩线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磁矩线之间,磁力可以忽略不计

  

  两个磁铁,这一个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可以进入到另一个磁铁的内部,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重合在一起,借着磁吸引力,而相互吸引在一起。

  

  磁力的力量大小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。距离越近,相互之间的力量越大。重合在一起,距离为零,相互之间力量达到最大。具有距离,不论这个距离是多少,与零距离相比,任何距离都是非常大的,相互之间的力量相对来说,都是非常小的。

  

  每个磁铁都具有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不同磁铁的“磁矩线”相互之间也应当具有相互吸引或相互排斥的关系,具有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只是,不同磁铁之间不可能重合在一起,各自的“磁矩线”之间也不可能重合在一起,相互之间一定会具有一定的距离。那么,“磁矩线”与“磁矩线”之间磁力,相对来说,力量很小。

  

  两块磁铁,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的磁力力量,远远大于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与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的磁力力量。相对于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的磁力力量来说,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与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的磁力力量,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

  即,相对于“磁力线”与“磁矩线”之间的磁力力量来说,“磁矩线”与“磁矩线”之间的磁力力量,可以忽略不计!!!!!!。

  

(4)、磁极之间异极相吸、同极相斥,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同方向相吸、反方向相斥

  

  磁力线相互之间,不具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磁矩线相互之间,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可以忽略不计。因此只能是,只有在,这一个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另一个磁铁内部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才会具有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,才会具有磁力、磁吸引力、磁排斥力。

  

  每块磁铁都具有两个极,一端为N极,另一端为S极。如果说,在磁铁内部,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的磁力方向是从S极到N极;那么在磁铁外部,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的磁力方向就是从N极到S极。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、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连接在一起,围成一个环状,并具有方向性。由于是环状,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它的磁力方向,与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它的磁力方向,在某些位置上,可以方向相反。

  

  两块条形磁铁,磁力方向相同(↑↑或↓↓),如都是直立在地上,都是上端是N极,下端是S极。当它们接近在一起时,此时,不同磁铁所伸出来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就会进入到对方磁铁的身体内,并且都是磁力方向向下。而,对方磁铁身体内自有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都是磁力方向向上。两者方向是相反的,两者之间是相互排斥的关系,这两块条形磁铁之间是相互排斥。

  

  两块条形磁铁,磁力方向相反(↑↓或↓↑),当它们接近在一起时,即你的N极挨着我的S极,你的S极挨着我的N极。此时,不同磁铁伸到对方磁铁身体内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,与对方磁铁身体内自有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两者磁力方向是相同的,两者之间是相互吸引的关系,这两块条形磁铁之间是相互吸引。

  

  一个U型磁铁,它的两端,即两极,N极,S极,都是在同一个方向上。类似一个人的两条下肢,脚都在地上;如果左脚为N极,右脚就为S极。U型磁铁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,它的磁力方向是,右脚(S极)→右小腿→右大腿→左大腿→左小腿→左脚(N极);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在U型磁铁身体内走了一个U型。

  

  U型磁铁,它有两端,即两极,N极,S极。它有两个臂(这里也可以说是两条腿),一个可称为N臂,另一个可称为S臂。一个条形磁铁可以被吸引到U型磁铁的任何一个臂上,而不必非要被吸到两端(两极)上,即不必非要“异极相吸、同极相斥”!!!。此时,U型磁铁、条形磁铁,两者之间的相互吸引,应当是“磁力线”与“磁矩线”相互之间的相互吸引,即你伸出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我身体内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磁力方向相同,相互吸引。(当然,如果磁力方向相反,相互排斥)。

  

  当一块磁铁的N极与另一块磁铁的S极,相对着(→←)接触在一起时。两块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就会进入到对方身体内,此时,在对方身体内,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、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磁力方向是相同的。磁力方向相同,相互之间是相吸的关系。就磁铁的N极与S极之间来说,表现为就是异极相吸。

  

  当一块磁铁的N极与另一块磁铁的N极,相对着(→←)接触在一起时;或者当一块磁铁的S极与另一块磁铁的S极,相对着(→←)接触在一起时。两块磁铁外部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就会进入到对方身体内,此时,在对方身体内,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、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磁力方向是相反的。磁力方向相反,相互之间是相斥的关系。就磁铁的N极与N极之间、S极与S极之间来说,表现为就是同极相斥。

  

  将两块磁铁的N极(或都是S极)相对,分别从南、北向中心点相互接近(→←)时,我们会发现,排斥力不是分别向南、北推(不是呈直线←→前后推),而是分别向东、西推(而是呈横方向↑↓向两侧推)。此时应当是,两块磁铁各自向外延伸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已经伸入到对方的磁铁内。此时在磁铁内,(对方磁铁的)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与(本磁铁的)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之间,相互在推;是“线”与“线”之间相互在推,你推我到东,我推你到西。

  

  磁力不仅仅是“异极相吸、同极相斥”,更是“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,同方向相吸、反方向相斥”;并且,“异极相吸、同极相斥”也是建立在“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,同方向相吸、反方向相斥”基础上。

  

  如果磁力是建立在磁力线(弦)与磁矩线(弦)基础上,那么再去找“磁单极”就是不可能的了,因为最短的弦也有两端、两极。

  

  如果这个理论是真实的、正确的;那么,磁力的这几个奇怪现象(如,不是呈直线←→前后推,而是呈横方向↑↓向两侧推)应当类似于“落在牛顿头上的苹果”,将会使我们有更大的科学发现。因此不能说本论文没有实验做基础,这些现象应当就是最好的实验。

  

(5)、磁悬浮笔原理,磁悬浮永动机原理,磁悬浮永动发电机原理

  

  一个棍子(如可以是铅笔、圆珠笔芯等等)可以间隔地、固定地来串着(穿着)2个的O型磁铁(或称为环形磁铁),每个磁铁的磁极位置都是相同的,如都是前端是N极,后端是S极。

  

  O型磁铁(环形磁铁)之间是,你(前端)的N极面对着我(后端)的S极,我(后端)的S极面对着你(前端)的N极。如果,每个磁铁不被固定着,它们可以前后地被吸引到一起。但是,因每个磁铁都被固定着,而不能被吸引到一起。

  

  这2个O型磁铁(环形磁铁),它们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方向都是相同的,因都是从S极→N极,故方向都是从后到前。这2个的O型磁铁,它们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的方向也都是相同的,因都是从N极→S极,故方向都是从前到后。“磁矩线(从后到前)”与“磁力线(从前到后)”的方向相反。

  

  现在,有两个这样串着O型磁铁的棍子。每个棍子中的一个、一个的O型磁铁与另外那个棍子中的一个、一个的O型磁铁,都是一个一个地对应的,尽可能地对正、对齐。两个棍子接近,每个磁铁伸出的“磁铁外磁力线(磁力线)”就会进入到对应的那个磁铁的身体内,与对应的那个磁铁身体内的“磁铁内磁矩线(磁矩线)”发生作用,因方向相反,是相互排斥的关系。故两个棍子相互排斥、相互远离。

  

  现在,有三个这样串着O型磁铁的棍子,其中前两个棍子像铁路的两个铁轨那样固定在下面,第三个棍子是在前两者的中间并在上面。借着相互排斥,第三个棍子就会悬浮起来。这就是磁悬浮笔的原理,关于磁悬浮笔可见:

  

https://www.rouding.cn/diy/354247.html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e48a64460102wm60.html

http://www.iqiyi.com/w_19ry3m781l.html

  

  三个棍子,每个棍子上的O型磁铁,与其他棍子上的那个对应的O型磁铁,相互之间尽可能地对正、对齐。即使对正、对齐了,在磁排斥力的作用下,悬浮着的棍子,也会出现向外侧滑动的现象,为此需要在外侧有个固定的阻板,来阻止滑动。这个固定的阻板也会带来摩擦,带来摩擦阻力。这还不是真正的磁悬浮。

  

  在固定的阻板位置上,用一个固定的O型磁铁,来代替这个固定的阻板。那个悬浮着的棍子在——这个固定的O型磁铁——这里变细,那个悬浮着的棍子可以穿过这个O型磁铁中间的孔,并悬浮着在孔的中央。悬浮着的棍子本身串着2个O型磁铁,这个固定的O型磁铁,通过同极相斥,借着磁排斥力,可以阻止悬浮着的棍子向这一边的外侧滑动。另外一侧也是如此,也有一个如此的固定的O型磁铁,可以阻止悬浮着的棍子向另一边的外侧滑动。这样那个悬浮着的棍子,就可以不再接触到其他物体,而成为真正的磁悬浮。

  

  借着这磁悬浮,悬浮着的棍子,在自己旋转时,不再接触到其他物体,不再遇到摩擦阻力。理论上讲,它可以不停地旋转下去,就像地球在宇宙空间中不停地自转那样,如此我们可以得到永动机——磁悬浮永动机。

  

  悬浮着的棍子间隔着串着2个O型磁铁,也可以间隔着串着更多的O型磁铁;还可以间隔着串着其他类型的磁铁(磁悬浮可以仅仅起着轴承的作用)。这些磁铁在不停地旋转时,它们所带的磁力线也会不停地旋转起来。当磁力线被周围铜线不停地切割时,周围铜线就会不停地产生电流。

  

  铜线本身切割磁力线没有阻力,并不会遇到阻力。即使铜线内有电流,并且铜线围成线圈,来切割磁力线,也不会遇到阻力。铁线切割磁力线才会遇到阻力,铜线缠绕铁芯形成的线圈来切割磁力线才会遇到阻力。

  

  因铜线切割磁力线没有阻力,悬浮着的棍子,自然不会停止下来,而会不停地旋转下来,铜线而会不停地产生电流。

  

  所产生的电流,可以拿出很小的一部分电流,来带动一个很小的电动机。电动机的转子可以按在那个悬浮的棍子上,转子与定子之间是不接触的,那个悬浮的棍子依旧在悬浮着。这个电动机就可以帮助那个悬浮的棍子不停地快速旋转,使得它即使遇到一些阻力——如空气摩擦阻力等——也不会停下来。如此,所产生的电流,大部分电流就可以不停的传导出来。如此,我们可以获得磁悬浮永动发电机——磁悬浮发电机。

  

  在这里我完成了“磁悬浮发电机”的基本设计,还望有能力的大学、科研机构、企业来进一步设计,来完成这“磁悬浮发电机”,来造福人类。

  

  为什么铜线等导体切割磁力线会获得电能,为什么可以“凭空”得到能量,这能量是从哪里来的,我们将在下面进行论述。

  

  ●●●在几十年后、几百年后,地球上的石油、煤炭等能源就将会枯竭,核能源也将会有枯竭的时候,在未来我们人类将会有可能生活在黑暗之中,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。

  

7、光波是空间中的弦依次展现出磁力来,弦、光波、能量、力之间的关系

  

(1)、宇宙空间不应当是真的空,宇宙空间应当是个取之不尽的能量库

  

  宇宙空间膨胀理论(宇宙有个起始点)说:“宇宙有个起始点,在宇宙起始点,没有时间、空间、物质,是个‘点’。在宇宙起始点,随着时间的诞生,也诞生了空间和物质。随着时间行驶,空间以光速膨胀。随着时间行驶、空间膨胀,星系之间彼此远离”。

  

  依据“随着宇宙时间行驶,宇宙空间以光速膨胀”;那么,当宇宙时间是在第10纳秒(第亿分之一秒)这一刻时,整个宇宙空间的大小只有3米;3米,那一刻的整个宇宙空间就是只有这么大,还没有普通人家的房间大。当宇宙时间是在第10万纳秒(第万分之一秒)这一刻时,整个宇宙空间的大小只有30公里;30公里,那一刻的整个宇宙空间就是只有这么大。目前宇宙时间是第138亿年(岁),宇宙空间的大小是138亿光年(距离)。未来,当宇宙时间是1千亿年(岁)时,宇宙空间的大小就会是1千亿光年(距离);当宇宙时间是1万亿年(岁)时,宇宙空间的大小就会是1万亿光年(距离)。

  

  为什么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膨胀?只能是,宇宙空间的“真空”不是真正的“空”,而应当是由一种“东西”构成的,并且这种“东西”一直是在不断地增加之中。虽然宇宙中并不存在那个“绝对静止的以太”(因为“以太”不符合相对论),但是并不能因此就说,宇宙空间的“真空”就是真正的“空”、绝对的“空”。

  

  宇宙中具有千亿数量的星系,银河系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星系。每个星系内又具有千亿数量的恒星,太阳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最普通的恒星。这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,在每时每刻都在释放出巨大数量的光子,已经释放出了一百多亿年。那么,这些巨大数量、巨大数量的光子都到哪里去了?这些光子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。

  

  在外太空中,我们看到太阳的周围、星星的周围都是黑暗的,它们发出的光并没有照亮它们周围的空间,它们发出来的光,只能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。宇宙空间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,而光子又是在不断地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,所以宇宙空间能够不断地以光速在膨胀。

  

  水波只能在水中(如水池中,如江河湖海中)传导。光波本身是能量,自然光波也应当只能在能量、能源中传导。宇宙空间的“真空”不应当是真正的“空”,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,由能量构成的,宇宙空间——空间——应当就是一个能量库,应当就是一个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能量库。

  

(2)、光波应当是,构成宇宙空间不同位置的弦,以光速依次地展现出磁力来

  

  宇宙的空间、粒子(电子等)的体积都是由弦构成的。电子<电子云>放出一定的弦,弦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。光波在空间——宇宙空间——中传导,光波应当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、环。并且,在光波的作用下,在光波的球面上、环上,构成宇宙空间的这些弦,这时就会朝着同一方向排列,这时就会展现出磁力来。

  

  也就是说,光波本身应当是:构成宇宙空间不同位置的弦以光速依次地展现出磁力来。也就是说,那些平时不展现出磁力的弦,此时展现出磁力来,成了磁力线。

  

  电子<电子云>放出一些弦,弦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(类似水滴滴到水面上产生水波)。光波在空间——宇宙空间——中传导,如光波从太阳传导到地球。另一些电子<电子云>可以接收到光波,此时相应的光波消失,这些电子<电子云>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弦。此时,弦就是光子。弦就是光子!!!光子就是弦!!!

  

  放出、提取的只能是光子(弦),不会是光波;在空间传递的只能是光波,不会是光子(弦),如此才能解释“光的波粒二象性”。放出、提取的只能是整数的光子(弦),不能是分数的光子(弦)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“量子论”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是由众多的“弦(光子)”构成的。弦(光子)就是最小的体积、空间,弦(光子)就是体积、空间的最小单位,弦(光子)就是体积、空间的量子。

  

  世界著名理论物理学家、法兰西学院院士、地中海大学教授、“圈量子引力论”的创始人之一卡尔罗•罗威利(CarloRovell)提出“体积是由量子——空间粒子所构成”。并提出空间粒子<量子>的大小是10^(-35)米。[见:(意)卡尔罗•罗威利(李润译).假如时间不存在——讲点颠覆常理的科学.北京:化学工业出版社,2013.70.79.]

  

  “弦理论”是理论物理学上的重要学说,认为所有物质的最基本单位是“弦”,即一维的一小段“能量弦线”。弦应当就是“量子”,应当就是“光子”,故本论文也将它写为“光量子<弦>”。

  

  弦就是量子,弦就是光子;光子就是量子,光子就是光量子;量子就是光子,量子就是光量子。弦是宇宙的一种最小单位。

  

(3)、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、环,具有磁性,具有频率、波长

  

  光波应当是,构成空间的弦以光速依次地展现出磁力来。光波还应当是,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的平方),并且这构成球面(环的平方)的弦此时展现出磁力来。

  

  球面(环的平方)应当是由一个、一个的环构成的,这一个、一个的环应当类似于地球仪上的纬度线。0纬度线,即赤道,最长。北纬(南纬)10度线……40度线……80度线,逐渐变短。到北纬(南纬)90度线,即北极、南极,“环线”成了一个“点”。

  

  一个电子<电子云>,如果不停地(如第1纳秒、第2纳秒……地)放出弦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不停地产生光波,不停地产生以光速膨胀的一个、一个的球面(环的平方)、环,环(弦)此时展现出磁力。下一个(如下一纳秒诞生的)光波的环(弦),与上一个(如上一纳秒诞生的)光波的环(弦),弦所具有的磁力方向,应当是尽可能地不同,甚至相反。即尽可能地恢复弦原有的状态,既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。

  

  如:(在球面的顶端),第1纳秒产生的光波(球面)的弦向前,第2纳秒产生的光波(球面)的弦向左,第3纳秒产生的光波(球面)的弦向后,第4纳秒产生的光波(球面)的弦向右,第5纳秒产生的光波(球面)的弦又转回到向前。……。这个周期,就是光波的频率,就是波长。

  

  一个电子<电子云>可以不停地放出一定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产生光波。如果,每次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多,能量大,弦的磁力就大;同时恢复的慢,频率慢,波长长;也就是说要经历更多的球面(环),弦的方向才能相反。如果,每次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少,能量小,弦的磁力就小;同时恢复的快,频率快,波长短;也就是说只经历不多的球面(环),弦的方向就能相反。

  

  光波的波长由短到长,依次是伽玛光波(1pm~100pm)、爱克斯光波(100pm~10nm)、紫外光波(10nm~400nm)、可见光波(400nm~700nm)、红外光波(700nm~300µm)、射电光波(300µm~3000m)。在射电光波中,波长由短到长,依次为微波(1mm~1m)、超短波(1m~10m)、短波(10m~100m)、中波(100m~1km)、长波(1km~3km)。而“工频射电光波”波长可以更长,可以是6千公里以上。

  

  1皮米pm=10^(-12)米,1纳米nm=10^(-9)米,1微米µm=10^(-6)米,1毫米mm=10^(-3)米。射电光波当今物理学又称为电磁波、无线电波。电磁波、无线电波其实和可见光波(光波、光)一样,都是光波。电磁波、无线电波与光(可见光)的差别,仅仅是波长的不同。某些个别人认为,电磁波是建立在电子基础上,光波是建立在光子基础上,电磁波、光波是分别建立在电子、光子基础上,如此理解是错误的。

  

  每个电子<电子云>都在原子(以及分子、物体)的不同位置上,依据电子<电子云>所处的位置不同,每个电子<电子云>只能发出、或接收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只能发出、或接收一种或几种特定波长的光波,这样不同种类的原子(元素)就具有不同的光谱。

  

(4)、弦是能量的最小单位,粒子的体积、空间的体积还应当是能量

  

  很多个、很多个的“单弦”可以连接成一个“多弦”,如同很多、很多竹节可以连接成一根竹竿。很多个、很多个的“多弦”可以构成粒子的体积,如中子、质子、电子的体积,如同很多、很多单根的竹竿可以捆绑成为一捆竹竿。弦可以指“单弦”,如宇宙的最小单位——光量子<弦>;弦也可以指“多弦”,是由很多的“单弦”连接而成,如粒子的体积是由弦(复数的弦)构成的。

  

  一些电子<电子云>可以具有较多的弦(光量子<弦>),而具有着较大、较长的体积。而,另一些电子<电子云>可以具有较少的弦(光量子<弦>),而具有着较小、较短的体积。键电子都具有较多的弦(光量子<弦>),都具有着较大、较长的体积。

  

  当环境中光波较多时,(如红外光波较多时,即温度较高时),键电子<电子云>就要接收光波,这个键电子<电子云>就要从自己的位置上、从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键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就要变大、变长。此时原子之间、分子之间的距离就要变远,物体就要变大,就会出现“热胀”现象。

  

  环境中光波较少时,(如红外光波较少时,即温度较低时),键电子<电子云>就要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,键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就要变小、变短。此时原子之间、分子之间的距离就要变近,物体就要变小,就会出现“冷缩”现象。这“热胀冷缩”是一种物理反应,是有能量参与的物理反应。

  

  光波增多,(如红外光波增多,即温度增高),分子内键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、变长,原子之间的距离变远。当原子之间的距离变远到一定程度时,分子内的原子之间的关系还可以发生变化,由原子组成的分子还可以发生变化,就会变成为新的分子,这是化学反应。

  

  在某些化学反应过程中,最终的结果,某些键电子<电子云>可以变小,可以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。依据波长不同,如果光波是红外光波、可见光波,这可以是燃烧、爆炸;如果光波是射电光波,这可以是电池。这些是我们人类获取能量的重要方式,光子(光量子<弦>),就是能量的本来面目。

  

  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是由“光量子<弦>”构成的。“光量子<弦>”即是体积、空间的最小单位,同时也是能量的最小单位,体积、空间与能量本身是一回事。宇宙空间是由“光量子<弦>”构成的,宇宙空间应当是一个能量库,是一个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能量库。

  

(5)、液态、气态、固态,热能的应用,在“能”基础上可以产生“力”

  

  接收到光子(光量子<弦>),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。两个电子<电子云>相邻,借着电子<电子云>变大,借着电子<电子云>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电排斥力,两个电子<电子云>就要相互远离。两个电子<电子云>要相互远离,两个电子<电子云>所在的分子、小颗粒,相互之间也要相互远离。分子、小颗粒相互之间相互远离,产生运动,这个运动就是布郎运动。

  

  在物体内,一些分子之间的键电子<电子云>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,键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变小。同一物体内,其它一些分子之间的键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,光波消失,键电子<电子云>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空间中提取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,键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变大。这个现象,在同一物体内,在每个键电子<电子云>上不停地出现,键电子<电子云>在不停地变大、变小。借着键电子<电子云>变大,借着布郎运动,分子之间的关系,就不能稳定下来,这时物体的存在状态就是液态。

  

  氮气、氧气、二氧化碳气、水蒸气等气体分子,这些分子的最外层具有一些电子<电子云>,这些电子<电子云>具有较多的光量子<弦>、较大的体积。这些分子的最外层是,电子<电子云>接触着电子<电子云>,没有空隙,其它分子上的键电子<电子云>不能再插进来。分子内的原子核不能再和其它分子内的键电子<电子云>吸引在一起结合成物体,这些分子只能单独存在。这些分子的最外层是体积较大的电子<电子云>,电子<电子云>带负电荷,借着负电荷与负电荷之间的电排斥力,分子相互之间都尽可能地相互远离,它们的存在状态是气态。

  

  缺乏光波(如红外光波),也就是温度下降。气态分子上的电子<电子云>不能再得到充分的光波、光子(光量子<弦>),不能在保持较大的体积(电子云),这时这些分子就不能再以气态形式存在,这时就要由气态变成液态。再缺乏光波(如红外光波),也就是温度再下降。液体内,分子间的键电子<电子云>不能再变大、变小,分子之间的关系稳定下来,这时就要由液态变成固态。固态的物体,键电子<电子云>是稳定的,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是稳定的,物体也是稳定的。

  

  增加光波(如红外光波),也就是温度上升。固态分子上的键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、光子(光量子<弦>),键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。当分子之间的键电子<电子云>变大到,可以不停地变大、变小后,分子之间的关系不能再稳定下来,这时物体由固态变成了液态。再增加光波(如红外光波),也就是温度再上升。液态分子上的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、光子(光量子<弦>),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。当分子的最外层的电子<电子云>变大到,其它分子上的键电子<电子云>不能再插进来后,分子与分子之间不能再构成物体。借着负电荷与负电荷之间的电排斥力,分子相互之间都尽可能地相互远离,这时液态变成了气态。

  

  (粒子、原子、分子、物体、星球、星系,这些都称为物质。其中物体是由一些分子组成的、构成的,一些物体是固态的,自然可以称为物体。一些“物体”是液态的,不好再称为物体。一些“物体”是气态的,更不能称为物体。那么由分子组成的东西,是否可统称“物团”)。

  

  物质在液态、固态时,借着正负电荷的电吸引力,分子与分子之间都连接在一起。物质在气态时,借着负电荷与负电荷之间的电排斥力,分子与分子之间都尽可能地相互远离。这个电排斥力可以被利用,蒸汽机、内燃机、火药、炸药等就是建立在这基础上。

  

  增加光波(如红外光波),也就是温度上升,物质由液态、固态变成了气态。当物质由液态、固态变成气态时,分子之间的电吸引力消失了,分子之间的电排斥力出现了,分子与分子之间都尽可能地相互远离。这时在“能”基础上产生了“力”,产生了运动。蒸汽机就是建立在这电排斥力基础上,在蒸汽机中,水由液态变成气态,依靠的是物理反应。

  

  借着某些化学反应,某些物质由液态、固态变成了气态。当物质由液态、固态变成气态时,分子之间的电吸引力消失了,分子之间的电排斥力出现了,分子与分子之间都尽可能地相互远离。这时在“能”基础上产生了“力”,产生了运动。内燃机就是建立在这电排斥力基础上,火药、炸药的爆炸也是建立在这电排斥力基础上,它们依靠的是化学反应。

  

  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、光子<弦>(能量),电子<电子云>变大。电子<电子云>与电子<电子云>之间具有电排斥力,电子<电子云>变大,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就要相互远离,就会产生运动。在此基础上,“能”产生了“力”。在自然界中,所有的能量活动都应当建立在这基础之上,如物理反应中的热胀冷缩、固态液态气态的转化,化学反应中的燃烧、爆炸等等。

  

8、电流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,电能的获得、应用与无限来源

  

(1)、电流应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,依据不同材料可以产生不同光源

  

  在物体内(导体内),一个电子<电子云>放出相应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。在物体内(导体内),另一个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相应的光波,相应的光波消失,这个电子<电子云>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,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。与此同时,这个电子<电子云>又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。这第2个电子<电子云>同时接收光波,同时立刻又放出光波。在物体内(导体内),第3个、第4个、第5个、第6个……,一个一个的电子<电子云>,都依次进行相同的反应,这样一些光波就沿着这个物体(导体)传递、传导,而形成电流。

  

  射电光波的波长很长,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射电光波,电子<电子云>从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很多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增加的非常大。因体积非常大,在物体内(导体内),电子<电子云>根本无法保持住如此大的体积,而会立刻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——射电光波。下一个电子<电子云>同样,在接受射电光波的同时,同时立刻放出射电光波。这样射电光波就沿着这个物体(导体)传递、传导,而形成射电光波流——电流。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电子之间的传递,应当是射电光波流在导体内的传导。

  

  而其他光波,如伽玛光波、爱克斯光波、紫外光波、可见光波、红外光波,光波的波长较短,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这些光波,电子<电子云>从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不多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增加的不大。因体积不大,在物体内(导体内),电子<电子云>可以保持住如此不大的体积,不必立刻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、光波。因此,其他光波不能沿着导体传导。即使,电子<电子云>同时接收到很多的这类光波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增加的也是非常大,而无法保持住如此大的体积,而会立刻放出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产生光波;因立刻放出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很多,产生的也不会这类光波(伽玛光波、爱克斯光波、紫外光波、可见光波、红外光波),产生的也会是射电光波,而形成射电光波流——电流,如光电效应。

  

  在导体中,其中的一些电子是原子之间、分子之间的键电子,如果这些键电子担负着传递、传导射电光波的工作,它们就会不停地变大、变小。此时,原子之间的关系就会不停的发生变化,就会发生化学反应;分子之间的关系就会不停地发生变化,物质(物体)的存在状态就会是液态。因此说,在导体中,担负着传递、传导射电光波工作的电子,不会是键电子,这些键电子的光谱是不接受、不放出射电光波。在导体中,担负着传递、传导射电光波工作的电子,一定是某些“非键电子”。对于导体来说,因其中原子的种类,原子之间的排列方式,相应的原子中一定具有这样的“非键电子”。并且导电性好的金属也应当是那些最外层电子<电子云>较多的金属,可以具有较多的“非键电子”。而很多物体、分子,因其中原子的种类不同,原子之间的排列方式不同,相应的原子中不具有这样的“非键电子”,因此说很多物体不能成为导体。

  

  导体内,射电光波流(电流)在传导时,电子<电子云>因接收了射电光波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增加的很大。可是,只有导体表面的外边具有更多的空间,可以使电子<电子云>更容易的增加体积。而导体内部,则缺乏空间,不容易使电子<电子云>增加体积。因此射电光波在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,射电光波流(电流)在导体内的传导,多集中在导体的表面。即,电流在导体内部的电流分布不均匀,电流集中在导体的“皮肤”部分;也就是说电流集中在导体外表的薄层,越靠近导体表面,电流密度越大,导线内部实际上电流较小。即,电流具有趋肤效应。由此,也支持电流应当就是射电光波在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。

  

  在导体内,波长越长的射电光波(如工频射电光波,波长可以很长,可以是6千公里以上),可以使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变得更大(带有更大的能量),可以使电子<电子云>相互之间能够更好地接触,而可以使射电光波流(电流)能够更好地在更长的导线中传导。波长长,就是电压高;波长短,就是电压低。从发电厂出来的电流,需要输送到很远的地方;因此波长就需要很长,如长到6千公里以上,甚至更长;因此就需要从低压变到高压,由波长短变到波长长。在各种电器的应用中,不需要如此高的电压,需要从高压变到低压,由波长长变到波长短。

  

  在射电光波流(电流)经过某些特殊导体时,一个电子<电子云>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——射电光波。与此同时,这个电子<电子云>还放出另外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,不是射电光波,而是可见光波。这个特殊导体在传导“射电光波流”(电流)的同时,还向外发射出可见光波,这时这个特殊导体是个发光体,是个灯丝。依据不同材料,一些物体在传导“射电光波流”(电流)的同时,可以向外发出不同波长的光波,如:伽玛光波、爱克斯光波、紫外光波、可见光波、红外光波、射电光波。这样我们依据不同的材料,可以产生不同的光源。

  

(2)、切割磁力线没有阻力却获得电能,借此可以白白地获取空间能源

  

  某个物体上的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光波(如可见光波),光波消失,这些电子<电子云>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。与此同时,这些电子<电子云>可以又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,这个光波可以是射电光波。这个物体可以是个导体,这些射电光波,就可以以“射电光波流”(电流)的形式沿着导体传导出来,这样,我们就获得了电流、电能。最初接收到的光波,如是可见光波,这是光电效应,光电电池,光伏产业。

  

  具有磁铁,具有磁场,具有磁力线,磁力线也是具有磁力的弦。在外力的作用下,磁铁转子可以不停地旋转,带动磁场、磁力线不停地旋转。这时,这些磁力线如同光波,只是相对于光速来说,磁力线的旋转速度很慢。当周围的导体(如铜线)的电子<电子云>接收到(即被动切割到)这些磁力线时,如同导体接收到光波一样,这些电子<电子云>也会从自己的位置上,从宇宙空间中提取出并接收了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。与此同时,这些电子<电子云>可以又放出一定数量的光子(光量子<弦>),光子(光量子<弦>)加入到空间中,产生光波,这个光波可以是射电光波。由于周围的导体(如铜线)本身就是个导体,这些射电光波,就可以以“射电光波流”(电流)的形式沿着导体传导出来,这样,我们就获得了电流、电能。这应当就是发电机的工作原理。

  

  天然磁铁、普通磁铁的磁力很小,磁力线很少。因此,在一些发电机中,磁铁转子不是天然磁铁、普通磁铁,而是电磁铁,即用自己(发电机)所发出的一部分电能,来使自己变成电磁铁。电磁铁的磁力、磁力线多了很多倍,周围导体(如铜线)多切割了很多倍的磁力线;此时并没有为此多消耗能量(如石油、煤炭、水利、核能等),可是却因此多获得了很多倍的电能。这多获得的很多倍电能是从哪里来的,只能是宇宙空间白白给的,宇宙空间——空间——应当是个能量库,是一个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能量库。

  

  铜线切割磁力线没有阻力,并不会遇到阻力。即使铜线内有电流,来切割磁力线,也不会遇到阻力。即使铜线内有电流,并且铜线围成线圈,来切割磁力线,也不会遇到阻力。只要线圈内没有铁芯,就不会遇到阻力。铁线切割磁力线才会遇到阻力,铜线缠绕铁芯形成的线圈来切割磁力线才会遇到阻力。

  

  其实,在发电机中,周围导体(如铜线)切割磁力线本身,并不需要消耗能量(石油、煤炭、水利、核能)。铜线切割磁力线,并不消耗能量!!!,却能获得电能!!!。在发电机中,消耗的那些能量(石油、煤炭、水利、核能)仅仅是用在克服发电机中磁铁转子在转动时的摩擦阻力上。

  

  未来、将来,我们人类应当可以通过某些方式,使摩擦阻力减少到零,如将发电机放在外太空中,让磁铁转子悬浮着,不再有摩擦;或者,借着磁悬浮,也可以使磁铁转子悬浮着,不再有摩擦。那时,借着惯性,磁铁转子就可以不停地转动(如同地球在不停地自转一样),我们人类完全就可以、白白地、源源不断地——从空间中——获得电能(能量)。

  

(3)、在导体内电子之间传递的射电光波仅仅是个“点”(可以是极小的球面)

  

  导体内,射电光波流(电流)在传导时,电子<电子云>因接收了射电光波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变的是非常的大,使得在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接触着电子<电子云>。射电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,但是在它产生这一刻时,仅仅是个“点”(极小的球面,可以接近于“点”)。上一个电子<电子云>放出这个“点”,它还没有来得及以光速膨胀,马上就被下一个电子<电子云>所接收。

  

  射电光波流(电流)在导线内传导时,即射电光波在电子<电子云>之间被传递时,射电光波是以极小的球面,即“点”,或接近于“点”,的方式在被传递。电压高,即波长长,这个球面可以大些。电压低,即波长短,这个球面可以极小。

  

  一般情况下,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的仅仅是个“点”(可以是极小的球面,接近于“点”),而不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;因此,即使导体、导线极细,如在集成电路中是非常的细,射电光波流(电流)依旧能够传导,而不相互影响。

  

  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的仅仅是个“点”(可以是极小的球面,接近于“点”),而不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。但是,在某些情况下,一些射电光波流可以发射出来,成了以光速膨胀的球面、环,因弦具有磁力,而在导体(导线)周围可以产生磁场。

  

  导线环绕着铁芯围成线圈,“射电光波流”(电流)沿着线圈导线传导,铁芯可以具有磁力,在磁力的作用下,导体中的电子<电子云>因有较大的体积、较大的磁力,就会偏向铁芯。使得在导体内,一些电子<电子云>不再接触着下一个电子<电子云>;使得在导体内的射电光波不再以“点”(极小的球面)的形式传递,而向外发射出来,成了以光速膨胀的球面、环。(发射天线就是建立在这基础上)。

  

  在变压器中,初级线圈发出射电光波,次级线圈接受射电光波。初级线圈短,次级线圈长,波长被拉长,电压被升高。反之,初级线圈长,次级线圈短,波长被缩短,电压被降低。例如,初级线圈长10公里,包含着10个波,波长是1公里。次级线圈长2000公里,比初级线圈长200倍,接受到10个波,这10个波被接受到这2000公里上,每个波也被拉长了200倍,波长被拉长到200公里。

  

9、两种电流,顺时针方向的、逆时针方向的,使得在半导体上产生芯片

  

(1)、电流应具有两种,顺时针方向性的射电光波流,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

  

 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,应当是“射电光波流”在导体内的传导。在导体内被传递(流动)的一个个的射电光波,是一个个的极小的球面(可以接近于“点”),球面由弦构成。

  

  这一个、一个的极小球面如同地球仪的球面,有南极、北极,有一条条的纬度线,每一个最小球面就是由这一条条的纬度线构成的,这一条条的纬度线具有磁性、磁力。就磁力的方向,可以是顺时针方向(左手法则),也可以是逆时针方向(右手法则)。

  

  在导体内,这一个、一个以光速向前运动的极小球面(可以接近于“点”),可以都是同一方向,可以都是南极在一个方向,北极在另一个方向。即,构成这一个、一个的极小球面的纬度线的磁力方向,可以都是一致的;或可以都是顺时针方向(左手法则),或可以都是逆时针方向(右手法则)。

  

  由于电池的特殊结构、特殊属性,从正极这端传出来的射电光波流(电流),就磁力方向应当都是顺时针方向的,左手法则,是正极电流(当今物理学中所谓的空穴向前流动,当今物理学称为“空穴电流”)。从负极这端传出来的射电光波流(电流),就磁力方向应当都是逆时针方向的,右手法则,是负极电流(当今物理学中所谓的电子向前流动,当今物理学称为“电子电流”)。

  

  正极电流(从正极出来的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从负极出来的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两者相对时,它们的磁力方向相同,(如同左右拳相对,拇指接触在一起,其它手指的方向一致)。

  

  电流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,构成射电光波的弦(磁力线)具有磁力,构成电子<电子云>的弦(磁矩线)也具有磁力。因此,正极电流(从正极出来的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从负极出来的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之间,具有相互相吸的关系!!!。

  

  电流具有两种,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之间具有相互吸引的关系。一根导线可以向前传导正极电流,另一根导线可以向前传导负极电流,如此两根导线可以成为闭合电路。借着正极电流、负极电流之间的相互吸引,正极电流才会沿着导线流向负极,负极电流才会沿着导线流向正极。只有闭合电路,导线内才会有电流向前流动。

  

  直流电如此,交流电也是如此,三相交流电也是如此。

  

  直流电两根导线,一根导线内向前传导的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;另一根导线内向前传导的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。这两根导线可连接成闭合电路。

  

  交流电,A线、B线、C线,在每根导线内,向前流动的,向前传导的,一会儿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一会儿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每秒钟变换100次。A线、B线、C线三根导线连接在一起成为O线,O线中总是同时存在着正极电流、负极电流。

  

  A线、B线、C线都可以分别与O线连接成闭合电路。当A线(或B线、或C线)传导的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时,O线内自然有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吸引,才能使得电流向前流动。当A线(或B线、C线)传导的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时,O线内自然有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相互吸引,才能使得电流向前流动。

  

  导体内,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的射电光波,仅仅是个“点”,而不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),这些射电光波只在电子<电子云>相互间传递,在一般情况下,并不发射出来。但是,在某些情况下,一些射电光波可以发射出来,成了以光速膨胀的球面(环、弦),因环、弦具有磁力,就会在导体(导线)周围产生磁场。正极电流,左手法则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是顺时针方向。负极电流,右手法则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是逆时针方向。

  

  在某些情况下,这些射电光波还可以都发射出来,并且在线圈内,弦的磁力(磁场的磁力)方向都是同一个方向。在这磁力的作用下,线圈内的铁芯就会展现出磁力来。即每个铁原子次外层即第三层的电子<电子云>,一面9个,另一面5个,不对称,展现出磁力,成为电磁铁。在此基础上,“能”产生了“力”。借着电磁铁,我们人类可以获得强大的人工动力。

  

(2)、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两种电流同时出现在半导体两端时,可突破反向阻断

  

  电子云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,电子是由一条、一条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。物体的表面,如水、玻璃的表面,是由一层电子<电子云>组成的,同时也是由一条、一条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。这些弦都按照同一个方向排列,都展现出磁力、磁矩。这些具有磁力的弦(磁矩线)相互吸引,形成了表面张力。水、玻璃等物体表面是由弦构成的,具有磁性、磁力、磁矩。

  

  可见光波本身也是具有磁力的弦。当一束光经过水、玻璃的表面时,构成光波的弦(磁力线)与构成物体表面的弦(磁矩线),相互之间就要发生磁力作用,在这个磁力的作用下,可见光波的前进方向就要发生改变,出现“光的折射”。

  

  磁矩线与磁矩线之间具有磁力,但是因力量小,可以忽略不计。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具有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,使得两个磁铁可以吸引到一起。磁力线与磁力线之间具有磁力,但是不能借着磁力,一些磁力线(弦)相互吸引到一起,使得某个局部空间的弦密度增多;即磁力线(构成空间的弦)是不能移动的。

  

  光波是以光速膨胀的球面,在球面上构成空间的弦依次地展现出磁力,依次地展现出磁力的弦是磁力线。磁力线(构成空间的弦)是不能移动的,光波只能是依靠于不同位置的弦依次地展现出磁力。磁力线与磁矩线之间具有有实际意义上的磁力,在空间中哪些弦来被依次地展现出磁力,会受到磁矩线的影响,被磁矩线吸引,而出现光的折射。

  

  电流就是,在导体内的电子<电子云>之间,射电光波被依次传递;即在导体所占据的空间内,空间的弦被依次地展现出磁力,被依次地展现出磁力的弦是磁力线。磁力线(构成空间的弦)是不能移动的,电流(射电光波流)只能是依靠于不同位置的弦依次地展现出磁力。在导体内,前面的弦到底被不被依次地展现出磁力,会受到其它磁力线的影响、吸引,即受到其它射电光波流(电流)的影响、吸引。使得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、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相互之间具有相互吸引的作用。

  

  物体是由分子组成的,分子是由原子组成的,原子是由原子核和核外电子组成的,电子<电子云>的体积是由很多的弦组成的,弦具有磁力。某些物体,通过相应的分子、原子、电子的排列方式,使得在物体内可以展现出一定的磁力。光波也是由具有磁力的弦构成的,当光波经过这些物体时,在磁吸引力和磁排斥力的作用下,就光波的弦的方向,这个物体只允许某个特定方向的光波通过,不允许其它方向的光波通过,这时这个物体具有偏振性,如某些云母,如某些半导体。

  

  一个半导体二极管,它的一端连接着入口导线,另一端连接着出口导线。借着半导体的特殊结构,它只允许顺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(正极电流,所谓的“空穴电流”)通过、传出,不允许逆时针方向的射电光波流(负极电流,所谓的“电子电流”)通过、传出,这时从出口导线传出来的,只能是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(正极电流),而获得了单独的正极电流。将这个半导体二极管反过来,可以获得单独的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(负极电流)。这就是半导体的反向阻断。

  

  一个半导体三极管,当它的两极(三极管的发射极e、基极b)各连接着一个入口导线。一个入口导线这极,传入的是正极电流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;所谓的“空穴电流”)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不允许通过,是“关”。另外一个入口导线这极,传入的是负极电流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;所谓的“电子电流”)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也不允许通过,也是“关”。当两个入口导线,同时传入电流,因磁力方向相同,(如同左右拳相对,拇指接触在一起,其它手指的方向相同),相吸;在磁吸引力的作用下,两极(发射极e、基极b)的电流(射电光波流)就要分别流向对方(在三极管中就会接着流向集电极c),是“开”。即,两种电流同时出现在半导体三极管的两极(发射极e、基极b)时,可突破反向阻断。

  

(3)、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,来理解半导体二极管的工作原理

  

  假设,一列火车具有2节车厢,在第一节车厢和第二节车厢之间,有一扇门。门的第一节车厢这面写着“男厕(P),门的第二节车厢那面写着“女厕(N)”。

  

  男人、女人,从外边进入第一节车厢,在走到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时,看到门上写着“男厕(P)”,自然认为第二节车厢是男厕(P)。男人会进入第二节车厢,并会从第二节车厢出来。而女人不会进入第二节车厢,而不会从第二节车厢出来。从第二节车厢出来的,只有男人。

  

  男人、女人,从外边进入第二节车厢,在走到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时,看到门上写着“女厕(N)”,自然认为第一节车厢是女厕(N)。女人会进入第一节车厢,并会从第一节车厢出来。而男人不会进入第一节车厢,而不会从第一节车厢出来。从第一节车厢出来的,只有女人。

  

  综上所述,从第一节车厢出来的都是女人,从第二节车厢出来的都是男人。

  

  半导体也是如此,如二极管中,p型半导体和n型半导体形成pn结,pn结所具有的特殊结构,使得电流只能单一方向通过,反向阻断。如同一扇门,一面写着“男厕(P)”,另一面写着“女厕(N)”。从P极(阳极)出来的只能是“正极电流”(所谓的空穴电流),从N极(阴极)出来的只能是“负极电流”(所谓的电子电流)。

  

  在半导体物理学中,电流分为两种,一种是“正极电流”(所谓的空穴电流),另一种是“负极电流”(所谓的电子电流)。在二极管中:

  

  “正极电流”(所谓的空穴电流,其实是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可以从N极(阴极)进入,从P极(阳极)出来。但是,借着反向阻断,不能从P极(阳极)进入,从N极(阴极)出来。

  

  “负极电流”(所谓的电子电流,其实是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可以从P极(阳极)进入,从N极(阴极)出来。但是,借着反向阻断,不能从N极(阴极)进入,从P极(阳极)出来。

  

(4)、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两扇门,来理解半导体三极管的工作原理

  

  假设,一列火车具有3节车厢,在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,在第二、三节车厢之间,都有这样的门。

  

  女人(负极电流、所谓的电子电流),进入第一节车厢(发射极e),在走到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(pn结)时,看到门上写着“男厕(P)”,自然认为第二节车厢是男厕(P),而不会进入第二节车厢。

  

  男人(正极电流、所谓的空穴电流),进入第二节车厢(基极b),在走到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(pn结)时,看到门上写着“女厕(N)”,自然认为第一节车厢是“女厕(N)”,而不会进入第一节车厢。

  

  并且,进入第二节车厢(基极b)中的男人(正极电流、所谓的空穴电流),在走到第二、三节车厢之间(pn结)时,看到门上也写着“女厕(N)”,自然认为第三节车厢是“女厕(N)”,而不会进入第三节车厢。

  

  但是,可是:

  

  如果同时,女人(负极电流、所谓的电子电流)走进第一节车厢(发射极e),男人(正极电流、所谓的空穴电流)走进第二节车厢(基极b),(假设,比喻,女人、男人都同时发出声音,说不是厕所);这时,女人(负极电流、所谓的电子电流)就可以从第一节车厢(发射极e),通过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的门(pn结),进入第二节车厢(基极b)。并且,在走到第二、三节车厢之间(pn结)时,看到门上写着“女厕(N)”,自然认为第三节车厢是“女厕(N)”,而会进入第三节车厢(集电极c)。

  

  当然,这时,男人(正极电流、所谓的空穴电流),也可以从第二节车厢,通过第一、二节车厢之间的门(pn结),进入第一节车厢。

  

  这如同是个NPN型的三极管。

  

  NPN三极管,它是由2块N型半导体中间夹着一块P型半导体所组成。它的原理应当是,发射极e(第一节车厢)传入的是“负极电流”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基极b(第二节车厢)传入的是“正极电流”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。当它们不同时传入时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都是“关”。当它们同时传入时,借着磁力方向相同,相吸,突破反向阻断,是“开”。发射极e(第一节车厢)传入的“负极电流”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,所谓的电子电流),就会流向基极b(第二节车厢)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(第三节车厢)。

  

  PNP三极管,它是由2块P型半导体中间夹着一块N型半导体所组成。它的原理应当是,发射极e(第一节车厢)传入的是“正极电流”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,基极b(第二节车厢)传入的是“负极电流”(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)。当它们不同时传入时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都是“关”。当它们同时传入时,借着磁力方向相同,相吸,突破反向阻断,是“开”。发射极e(第一节车厢)传入的“正极电流”(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、所谓的空穴电流),就会流向基极b(第二节车厢)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(第三节车厢)。

  

(5)、借着三极管的“开”、“关”,带来芯片,带来计算机,带来人工智能

  

  电流,即射电光波流分为两种,一种为:顺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,即正极电流,即所谓的“空穴电流”;另一种为:逆时针方向射电光波流,即负极电流,即所谓的“电子电流”。

  

  在三极管中,当两种电流不同时出现在两极(发射极e、基极b)时,借着半导体的反向阻断,电流不能通过,是“关”。当这两种电流同时出现在两极(发射极e、基极b)时,借着这两种电流的相互吸引作用,突破反向阻断,则电流能够通过,是“开”。

  

  这类似于动物(包括人类)的神经(大脑)系统。如,一个神经突触,它的突触前膜是来自两个神经细胞的树突。

  

  当两个神经细胞不同时有冲动来到这突触前膜,不同时释放兴奋性神经介质到突触间隙。在任一冲动到来时刻,突触后膜没有接受到“够多”的神经介质,下一个神经细胞不会产生冲动,不会接受到冲动,是“关”。

  

  当这两个神经细胞同时有冲动来到这突触前膜,同时释放兴奋性神经介质到突触间隙。在两个冲动同时到来时刻,突触后膜接受到“够多”的神经介质,下一个神经细胞会产生冲动,接受到冲动,是“开”。

  

  动物的神经活动等,人类的智能活动等,都是建立在这“开”、“关”基础上。

  

  在一个半导体上,可以具有上亿个三极管,借着每个三极管的“开”、“关”作用,而给我们人类带来芯片,带来计算机,带来电脑,带来人工智能。

  

(6)、电流不是在导体内的电子流动,也不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,更不是空穴流动

  

  电流应当是射电光波在导体内电子<电子云>之间的传递,应当是“射电光波流”在导体内的传导。电流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的流动,电流更不应当是电子在导体内流动的反方向,电流也更不应当是空穴向前流动。

  

  可是,在我们中学的物理学课本上,我们学到的是:电流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,电流是从正极流向负极,电子是从负极流向正极,电流具有一种。

  

  那么,那些从发电厂中传出的交流电,电流、电子如何流动,很难让人理解,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,观念是混乱的,是错误的。

  

  而在半导体物理学上,不得不引入“电子电流”、“空穴电流”,电流具有两种。并且这两种电流之间应当具有相互的吸引力,使得,当“电子电流”、“空穴电流”这两种电流同时出现时,它们就可以冲破半导体的反向阻断。

  

  如果说,在三极管中,电子从发射极e,流向基极b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,还好理解;那么,空穴从发射极e,流向基极b,并接着流向集电极c,就不好理解了。当今物理学,将电流理解为,是电子的流动、空穴的流动,是非常牵强的;尤其是空穴的流动,是非常荒唐的。空穴如何流动,不能让人理解,当今物理学在这方面,观念是混乱的,是错误的。

  

  在导体里流动的应当是光波(射电光波),而不应当是电子<电子云>。从导体中发出的也应当是光波(射电光波),也不应当是电子<电子云>。当今物理学认为:“在导体内流动的是电子,电子具有波的特点。如从导体向外发出的也是电子,电子也具有波的特点”,这个观点应当是错误的。

  

  在电视机的显像管内,一个一个的电子(即电子云,即具有云状身体的电子)从电子枪的阴极那里出发,飞行到荧光屏上,形成一个电子<电子云>束。如果电流就是电子流动的反方向,那么沿着这个电子束,是否有电流由荧光屏流向电子枪,应当没有。电流(“射电光波流”)的速度是光速(30万公里/秒),而在这个电子<电子云>束中,电子的飞行速度应当不是30万公里/秒,而应当慢得多(可能只有十分之一)。这一个一个的电子<电子云>应当也不具有波的特点,否则无法在某一时刻十分准确地发射到荧光屏的某一特定位置上。

  

  由于当今物理学把射电光波与电子混为一谈,把很多射电光波(当今物理学又称为电磁波、无线电波)的特点,认为是电子的特点,由此出现了很多认识上的误区,产生了很多混乱的现象,并提出了“测不准现象,在微观不存在因果关系”等。

  

  我们正确地区分电子<电子云>、电力、磁力、射电光波、电流的关系,我们就会发现在微观世界同样存在着因果关系,而且就因果关系来说,是粒子决定原子,原子决定分子,分子决定物体,物体决定星球;是微观决定常观、宏观。爱因斯坦说的“上帝不是掷色子”一定是正确的。

  

  当今的物理学认为,电子是个“点”,这个点状的电子在导体内不停地流动形成电流,这个点状的电子在原子核周围不停地转圈形成电子云。当今的物理学理论体系可以说是建立在这“电子是个点”基础上,而得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观点,如在微观世界不存在因果关系等。怎么办,来认识到“电子云应当就是电子,就是电子本身,就是电子的体积”,来重新建立起物理学的理论体系,来重新建立起整个科学理论体系。其实,化学理论体系已经是建立在这电子云基础上,尤其是有机化学、生物化学只能建立在这电子云基础上。

  

 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:“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。相反,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。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,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,并且迟早会到来,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、酝酿新的突破”。

  

  借着认识到宇宙本身是个“点”,并从这个“点”出发,在进一步理解相对论、膜理论、弦理论、宇宙空间膨胀理论、测不准原理、量子论、光的波粒二象性、半导体的反向阻断与突破反向阻断等基础上,在对体积、空间、弦的研究基础上,来认识磁力、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等等的本来面目,我们将会迎来这个物理学上的、科学上的新突破。

  

  ●●●尤其是,面对取之不尽的空间能源,我们实在是应当勇敢地来迎接这个新突破。在几十年后、几百年后,地球上的石油、煤炭等能源就将会枯竭,核能源也将会有枯竭的时候,在未来我们人类将会有可能生活在黑暗之中,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。去获取宇宙空间这更大的能源、最大的能源、永不枯竭的能源,并且是最清洁的能源(用石油、煤炭来发电会带来严重的污染,用水利发电会带来环境的破坏,核电就更加可怕了),来使我们人类的未来永远生活在光明之中。

  

  (关于我对“体积、空间”和“磁力、光波、能量、电流、芯片”等等的进一步研究;关于我对“重量、质量”和“万有引力、电力、弱力、强力、夸克、粒子、原子核”等等的研究;关于基本力的统一,关于粒子的种类等等;可以详见本论文(书)《上帝的科学——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》总论的第一、二、三章。本文为《上帝的科学——零点中的宇宙与大脑中的精神》各论四)

  

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《各论四》定稿

  

  徐永海,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,邮政编码:100088,座机电话:86-10-82082198,手机电话:18600229405(不能微信——8月5日微信被封,但可以电话、电报等),电子邮件:xuyonghai@aliyun.com,目前微信号:xuyonghai-1960。

  

  
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8月我和王玉琴去看望养老院里的良心释放犯王连禧——给养老院中的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

耶稣就是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——2020-7-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

为了天堂里的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——2020-11-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